笔下文学 > 趋吉避凶,从天师府开始 > 219.得罪了道士还想跑?

219.得罪了道士还想跑?

    远方山林中,雷俊长长呼出一口气。

    在他头顶,道印正闪动光辉,黑白二气围绕道印,不停流转。

    自从转用金属导轨辅助精金剑丸加速后,雷俊便不再如以前那样以“炮”会友时榨干自己法力。

    不过今天的目标是七重天境界的屠东。

    哪怕对方有伤在身,也是个实打实上三天修为的对手。

    是以雷俊专门提高了元磁之力的凝聚于输出。

    手中金属导轨在这一刻滚烫,甚至微微扭曲变形。

    雷俊本身法力亦有短时间的匮乏之感。

    不过阴阳圣体周转下,他法力快速恢复。

    息壤旗则用来营造隐蔽环境,以防周围另有其他敌人靠近之下黄雀在后。

    不过,或许该感谢杨泰选的后路非常隐蔽。

    不管是屠东截击杨泰,还是雷俊送屠东上路,都无其他人再来打扰他们。

    雷俊几个呼吸间,法力恢复大半。

    警惕周围无其他敌人的同时,雷俊前往屠东身陨的那处山林。

    对方想要借血海涅槃替死重生,但这个状态下再挨雷俊一“炮”,结果只能是死得不能再死。

    一片焦黑,雷火爆裂下燃烧的山林中,连点滴污血都不剩下,只有少许破碎的法器碎片散落。

    血河道统下几大修行路线中,屠东走得是血海啸进而谋求血世界的路数,以血海大范围泛滥污染吞没对手作为主要手段,论自保和诡异多变,不及血影、血神子那条路线。

    但血河一脉精于钻研杀戮与生死之道,是以屠东修成血海涅槃的大神通后,自保手段同样出色。

    不说能滴血重生,但如果有一些血肉残存下来,他就可能有保命的契机。

    哪怕自己无能为力,也可指望其他血河高手相助。

    只是七重天境界的血河高手,尚不能提前留存血肉以备复活,血肉离体的去情况下很难继续保证活力。

    故而血海涅槃也被雷俊击破后,这位血河长老唯有含恨而终。

    “唔,说起来,这应该是第一个被我亲手干掉的上三天修士。”雷俊挑了挑眉梢。

    感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和以前被他干掉的大部分对手一样。

    既然是祸害,那就除掉。

    在今天以前,便有因雷俊而死的上三天修士。

    第一位,便是天师府同门,让无数晚辈弟子一起敬爱的李紫阳李师伯。

    当初在唐晓棠优先追杀李松的情况下,李紫阳能否逃出生天,尚有悬念。

    但李紫阳对天师袍有些念想。

    虽然李紫阳后来被开革出天师府门墙,但大家终究有几分香火旧情在,所以雷俊做了点微不足道的小小工作。

    最终,李紫阳去跟黄天道长老齐硕、金城寨长老曹初交流感情。

    结果可能齐、曹二位太热情,李紫阳最终没能活着离开龙虎山周边。

    好在之后大南山一役,有金城寨长老曹初下去同李紫阳团聚。

    还附带上晋州叶族年轻一代天之骄女叶灵溪。

    感谢血河派掌门韦暗城,除了曹初与叶灵溪身死外,八重天境界的叶韩和金城寨长老高普,亦告重伤。

    高普基本上将半辈子辛苦积累的邪魂、行尸全赔进去。

    老前辈攒点身家不容易,雷俊对此感同身受。

    他觉得上官鹏将军不错,能帮高普回回血。

    结果巧了不是,高普也这么认为。

    算一算,雷俊已先后目送四位七重天境界的高手离去。

    真的只是目送。

    龙虎山历代祖师作证,他们走的时候,弟子雷俊甚至没跟他们搭过一句话。

    直到今天……

    他算是亲手送走一位七重天境界的修士。

    这是第一个,也希望是最后一个,毕竟我是个一心求道,与世无争,不喜战斗,与人为善的有道之士……雷俊淡定。

    他呼吸吐纳间,黑白二气流转而出,在四周盘旋。

    少顷,就见点点奇异光辉,重新凝聚。

    正是先前杨泰借移星易宿石逃离后,被屠东截取下来的光辉。

    雷俊见状,最后悬着的几分心放下。

    他之前还考虑自己出手太狠,可能连这些线索也被一并轰没。

    只是面对一位七重天的血河派长老,对方虽有伤在身,但雷俊仍需避免给对方留下反扑或逃遁的机会,所以还是选择全力出手。

    好在他想要的东西仍然留下来了。

    其他血河派可能遗留的东西,雷俊则一概不取,以免那位九重天的血河之主事后追索的可能。

    他带着那残存的光辉,离开这片山林。

    脱离会对千里传音符造成严重干扰的区域后,雷俊一边揣摩研究那道光辉,一边联络自己师父。

    先前朱安峒之变,没见元墨白现身。

    可能是因为他的友人没有遇险,无需元墨白出手相助。

    但还是联系上元墨白后,雷俊猜彻底安心。

    “我们皆无大碍,重云无需担忧。”元墨白的声音温和如故。

    雷俊:“弟子这边也尚安稳,些许收获晚些时候见面再同您细说,倒是眼下有杨泰一些行踪方面的情报。”

    “杨泰是否当真得到本派天师袍相关的线索,尚属未知,重云你有办法追索自然是好,但仍需留心。”

    元墨白的声音郑重了几分:“刚刚得到最新消息,韦暗城从阴山峒圣地祖庭那边撤下来了,当前下落不明!”

    雷俊听了,轻轻呼出一口气:“确实需要警惕。”

    血河派协同金城寨,一起攻打阴山峒,引得轮回渊和歌婆山一起援助阴山峒,巫门五大传承高手齐聚阴山峒,展开一场在南荒都规模少见的大战。

    阴山峒、轮回渊、歌婆山方面固然是暂时顶住了压力,但战局的主动权仍在韦暗城手中。

    这位目前事实上的南荒第一高手,想打就打,想走就走。

    用膝盖想都能知道,如果他不再一味强攻,转而更灵活行动,那不止可以调动自己人,更能逼得对手随之而动,疲于奔命,是否这么做,全看韦暗城自己想不想。

    此前他连续强攻金城寨和阴山峒,是为了建立鲸吞南荒一统巫门的声势。

    而现在南荒情形越发复杂,这位血河之主就未必还会一味强打了。

    杨玉麒、杨泰、杨斐父子做了不少动作,有多少是被韦暗城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