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仙凡道 > 第七节 双峰逞威

第七节 双峰逞威

    五劫鬼王过于惊世骇俗,如果传将出去,不仅容洲,整个太玄都会为之震动,陈凡心有顾虑,不打算公开它的存在,所以决定骑着乌云前去罗浮岭。

    幸好知道鬼影子的人极少,清水与孔雀夫妻不会随意外传,愁眉主动要求陈凡收取,应该同样是谨小慎微,口风很紧,其他外人更是一无所知。

    乌云喜不自禁,兴奋不已,金云却一听急了,立即嚷闹着要跟着去,陈凡摇了摇头,郑重其事:“如今只是大局初定,山中事务繁多,你必须留在天鼓岭坐镇,一旦群龙为首,很有可能出大乱子,不要再说了,大局为重。”

    看着金云垂头丧气的样子,乌云斜了它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调侃道:“老七,你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不再是以前的金云,而是魔窟的天大王,乖乖,大名鼎鼎的老魔头,七灵闻之丧胆,如果冒然闯入人类的仙府,桀桀,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人人喊打,无论谁干了你,立即名扬天下”

    “去你的。”金云豹眼圆瞪,一拳将它砸飞,然后双手连翻,掏出一只只玉瓶交给陈凡:“最好的都在这儿,主人可去黄石岭交换,其余的我就不好意思出手了,主人也不缺那些次品。”

    陈凡暗自吃惊,总数不下于上万瓶,这家伙收刮的水平确实了得,心念急转,笑吟吟的说道:“一山之王,家大业也大,我岂能全收?算了,你需要什么,我帮你交换。”摆摆手制止它争辩,拍着它的肩膀,语重心长:“好好干,这是你自己的基业,我们会全力支持你。”

    乌云摇摇晃晃地飘回凉亭,揉着高耸的肩膀,满脸悲苦,表情极度夸张,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咳嗽着哭泣道:“老七,你太狠了吧,居然以小欺大,呜,主人,你亲眼所见,它欺负我,您必须主持公道,小的心丹被它打碎,命不久矣。唉,老七啊,咱们来生再见了”

    陈凡右手一抓,将它扔向天空,斥道:“快滚!”拱拱手,腾空而起,飘上乌云的后背:“老七,不要送了,黄石互市一结束,我立马回来。”

    金云还是送出了天鼓岭,眼巴巴地看着陈凡远去,挥手大声喊道:“主人,早点回来!”

    同行的不仅有乌云,后面还跟着八只姒鸟,三只白灵、五只青灵,陈凡有些诧异,乌云笑嘻嘻地说道:“您携带的宝贝太多,这一路不太安全,我们有业务保护您老人家啊!主人,饶命,小的从实报告。”

    半个月来,它特意在四周搜寻姒鸟,总共找到了十几个鸟群,将那些大王打得服服帖帖,死心塌地追随身后,乌云扭过头来,可怜巴巴的瞥着陈凡,陈凡呵呵笑道:“好吧,互市时间太短,正好帮我交换物品。”

    “真的?您同意了?”乌云喜不自禁,一口气冲在最前面,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津津有味的讲述它们的英雄事迹。

    两个家伙都是混世魔王,做事毫无顾忌,心狠手辣,凭借风火水电四大神通,打遍三百万里无敌手,轻松击毙五只紫灵期鸟灵与兽灵,天鼓岭附近的所有妖魔都吓破了胆。

    妖魔界绝对是强者为王,耳闻目睹两云的神通,各岭大王不敢抵抗,份份投降,心甘情愿投奔天鼓岭,甚至于心中暗喜,它们一向与人仙混居,人单势薄,双方都提心吊胆,相互防备,有了天大王的保护,最起码没有了生命威胁,至于为天大王效力、进贡,在妖魔眼里属于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乌云满脸自豪:“主人,小的没骗您吧?桀桀,因为时间有限,其实我们只跑了实力最强的十六岭,迅速将那些大王收服,它们又动员各个小山岭,真没想到,乖乖,出乎我们的想象,太顺利了,特别是地仙,二话不说,能带的全部带上,就连领地的物品也采得干干净净..桀桀,现在每天都有几个闻讯赶来,主动上门投靠。”

    陈凡赞不绝口:“好,你们确实干得不错,继续努力,天鼓岭能安排多少,你们就收多少,我大力支持。”妖魔鬼怪齐聚天鼓岭,此举无形中做了一件大好事,有金云的约束,肯定不敢骚扰人类,为容洲消除了一大隐患,而且空出了数不尽的山岭,许多散仙可以就地开山立府。

    乌云的心情舒畅之极,很得意的说道:“以前看到那些飞仙,觉得高不可攀,心里羡慕的很,桀桀,短短几个月时间,个个都是不堪一击,跟着主人就是不一样,我从没想到有今天。”在神牛岭时,它们只是小小的金丹鸟,没有任何地位,现在却成为十八灵级别的紫灵仙,境遇有天壤之别。

    怪笑声难听之极,如同一面破锣,刺得陈凡浑身很不舒服,耳膜阵阵疼痛,深吸一口气,心中稍有缓和,不由问道:“我决定让金云做天大王,难道你真的没有一点意见?”

    乌云双翅急拍,猛一加速,声音变得更加尖利:“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咱们兄弟之间,谁当天大王都是一样,无论是潜海,还是天鼓岭,只要我一去,要人有人,要物有物,想要几座山峰、几座岛屿,嘿嘿,肯定不会有丝毫犹豫,那些手下同样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一点怠慢,与天大王没什么区别。”

    陈凡哈哈大笑,这家伙表面粗鲁,口不择言,狂妄自大,其实是大智若愚,鬼精得很,不图虚名,什么事件都想得很明白,更重要的是,它们兄弟确实是情同手足,远超过身外之物,也许经历了光团的磨砺,已经心意相通。

    两岭之间只有两百多万里,说笑中,不知不觉到了午日午时,远远就能看到罗浮岭的山峰,乌云稍稍放慢了速度,等候落后的八鸟,小声骂道:“这几个王八蛋,修为太低,简直是丢我们姒鸟族的脸。”

    不多久,八鸟赶到,怯生生的看着乌云,乌云眼睛一横,正欲怒斥,忽然转头叫道:“快看,那是什么?”

    “轰!”罗浮岭上空闪过两道强光,一红一黄,相互碰撞后发出一声巨响。

    一条红色的人影升入高空,另一条青色身影紧追其后,几乎在同一时间,十几人也腾空而起。

    乌云修为高绝,眼力惊人,脱口而出:“是罗浮老哥。”

    陈凡运足眼力,红色身影好像是一位女人,身穿一件鲜红的长裙,黑发散披于肩,看不清她的真面目,青衣人果然是罗浮上人,他两手齐舞,一道道闪电脱手而出,劈头盖脑的击向前面的红衣人,气势汹汹,威力巨大。

    闪电的速度太快,而且源源不断,瞬间就到了红衣人的身后,整个背部都笼罩于电光之下,根本就来不及躲闪。

    红衣女人身形连闪,花着一道细小的红光,又像一缕淡红色的烟雾,摇晃几下,居然冲过闪电的缝隙,连连娇笑,手势微动,脚下凭空出现一朵硕大的莲花座。

    莲花座高达三丈,莲叶分为两层,下面的大如蒲扇,上面的小如手掌,层层叠叠,紧紧包裹,洁白无瑕,仿佛一块块极品白玉雕刻而成,中间有一个鲜红的圆点,仿佛一只只妖艳的眼睛,圣洁中带有一丝诡异。

    罗浮上人不断施展五雷诀,怒吼不止:“血莲仙友,我劝你还是将东西留下,念在以前的情面上,我们不为难你,否则大家都不好看。”

    红衣女人,也就是那血莲上人娇笑道:“罗浮老哥,你说错了,东西本来就不属于你们的,而是我们湖洲所有,咯咯,现在只不过是物归原主。”

    说话间,莲花座白光大盛,莲叶似乎在蠕动,变成了有生命的灵物,鲜红的圆点好像在闪烁,每一点都飘出一朵小莲花,白中带红,恍如一朵燃烧的火焰,火焰与雷电相撞,化着数不尽火花。

    空中电火齐出,巨响声不绝于耳,火花四溅,一时间相持不下。

    陈凡也看清了后面诸人,大部分是熟人,黄木、万竹、黑白双峰、笑脸、博凌、百鸣、神扇夫妻,天原上人也在,另外还有五位陌生老者,他们没有上前助阵,而是定在万米之外观战。

    乌云眼放精光,跃跃欲试,细声说道:“主人,那个血莲有些邪气,哼哼,肯定是个大坏蛋,刚才偷了罗浮老哥什么宝贝,咱们去帮助老哥干了她?”

    陈凡缓缓的摇头,沉吟片刻,想起了清水的忠告,毫无疑问,这是人仙之间的私人恩怨,不插手为妙,说道:“不要急,罗浮老哥不会吃亏,若是有什么闪失,其他老哥不会袖手旁观,放心吧,那女人跑不掉,咱们暂时不出面,静观其变。”

    乌云轻拍双翅,悄然落在一座小山顶,八鸟也紧贴在一旁,不敢轻举妄动。

    雷电越来越密,从一诀逐步加到四诀,罗浮上人大吼一声,使出全部功力,不再手下留情,每一道天雷都隐含紫色火光,如同一颗颗流星划过长空,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天地似乎都在颤抖,仿佛紫灵劫已经来临。

    雷电来势凶猛,火焰渐渐不敌,莲花座稍有摇晃,血莲上人不慌不忙,右手高举,五指捻花,娇喝道:“化!”

    莲花座的光芒骤然增强,隐约带着千万道血丝,耀眼眩目,令人无法直视,下层的大莲叶缓缓张开,里面还有无数层,好像抽丝剥茧似的,一层层紧跟着张开,火焰由红变白,体积与数量在迅速增加,化着一个个篮球般大小的火球,向罗浮上人汹涌而去,气势极盛。

    火球十分密集,好像下着一场瓢泼大雨,罗浮上人一次只能发出八道天雷,数量远不及火球,开始手忙脚乱,东躲西闪。

    “糟糕,他们怎么不出手?”乌云腾的一下挺起了胸膛,准备腾空而起,急促道:“主人,老哥好像顶不住了。”

    陈凡立马将它按下,信心十足:“不要小看了罗浮老哥,他修为高深,经验丰富,最厉害的法宝还没拿出来,看好了,很快就要反击。”

    “去!”果然不出所料,罗浮上人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厉喝大声,张嘴吐出一口雾气,眨眼功夫膨胀千百倍,化成一团硕大的浓雾,弥漫了方圆千米范围。

    雾气凝而不散,仿佛一个有形的活体,不停地翻滚,外形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又像一个深不可测的无底洞,火焰投入雾中后,如同石沉大海,悄然消失不见,连一点响声也没有。

    血莲上人见势不妙,双手合什,嘴唇微动,莲花座开始旋转,白光变得一片血红。

    “呼呼!”莲花座旋转的速度快到极点,几乎已经化为虚影,以此为中心,突然刮起一阵飓风,猛烈吹向雾团,雾团来回颤动,快速向后飘退,紧接着上千个火球一股脑的射入雾团。

    “轰!”空中闪过一道强光,火球同时爆炸,雾团消散大半,罗浮上人满脸陀红,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连忙服下一枚丹药,静立调息。

    “罗浮老哥,对不住了,再见啦!”血莲得意的娇笑,莲花座飘然而去。

    “站住!”黑白双峰身形一闪,挡住了她的去路,两人异口同声,声音冰冷:“要么把东西留下,你走,要么全部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