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仙凡道 > 第二节 死劫

第二节 死劫

    果然是天劫。

    本来是万里晴空,不知何时,头顶忽然出现几朵乌云,而且在迅速扩大,很快就布满了整个天空,云中万电齐闪,千雷齐鸣,声势浩大,仿佛已经到了世界的末日,每个人都是气血颤动。

    红云的反应最快,轻扯陈凡的衣襟,飞快的提醒道:“金毛王!”

    陈凡心念微动,金毛王的百年劫就是今天,时辰已到,不由放声大笑:“对,恰到好处,哈哈,幸亏没有在疗伤时应劫,否则会死得不明不白。”

    紫灵仙的百年劫非同小可,肯定不是黑毛的天劫所能比拟,但陈凡只需承担一半,所以并没有丝毫惊慌,而是胸有成竹。

    “初劫!”

    陈凡正欲起身,四麒麟突然同时起身,大叫道:“是我们的天劫,哈哈,早就盼望着这一刻,今天终于来了。主人,小的等去那边的山峰,各位兄弟,千万不能靠近。”话音刚落,立即向北飞去,迅速分散于四座山峰。

    陈凡愕然,众灵也惊讶不已,面面相觑,唯有红云经验丰富,嘿嘿笑道:“麒麟身为十八灵,初劫来得很快,正常在成灵半个月内,而且威力极大,相当于普通金灵仙的百年劫,许多麒麟因此而丧身。”

    众灵恍然大悟,十八灵当然是天生禀异,与众不同,但是好钢还需要好火,天劫就是上苍对灵体的磨砺,只有经过更严酷的千锤百炼,才能比其它人更胜一筹,幸存下来的十八灵自然是浴火重生,傲视群雄。

    相对龙蛇而言,半个月时间已经很长,因为龙蛇只有可怜的半个时辰,几乎是一成灵立马就大劫临头,处境最为悲惨,万不存一。

    麒麟的初劫厉害,但大家都满不在乎。

    这两对麒麟是一个异数,因为经受九味真火的洗礼,一成灵并是青灵,威力远在普通青灵麒麟之上,不用说初劫,就连万年劫也不在话下,毫无疑问,今天是轻而易举的过关。

    陈凡却心生疑惑,难道自己记错了?或者金毛王故意撒谎?

    “不可能!”

    念头刚起,陈凡就暗自摇头,毫不迟疑地否决了这两种可能,因为他隐约感应到天雷的压力,体内气血微微搔动,心灵一阵压抑。

    “嗷!嗷!”

    身边响起几声象吼,众灵吓了一跳,白云金光连闪,现出庞大的真身。

    金云奇道:“二哥,你干什么?发疯了?”

    白云甩着长鼻,一双巨耳来回摇晃,不慌不忙地说道:“好像也是我的初劫,主人,小的去也!”踏着树顶向南飘去,步伐稳健,充满了强大的信心。

    对于金灵后期来说,小小的初劫根本就不放眼里,威胁最大的是万年劫。

    凝视着白云的身影,金云喃喃道:“五劫齐至,乖乖,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要么都不来,来就赶在一起,”

    “还有我们呢!”

    四鸟齐飞,在众人头顶盘旋几圈,怪笑道:“主人,小的等也感应到了,桀桀,没想到这么快,桀桀,老七,好好看几位老哥如何渡劫,学几招吧!”

    八翅剧振,直冲云霄,很快就落在十里外的小山丘,而且是一字排开,相隔只有七、八千米。

    这一次不仅金云目瞪口呆,就连陈凡、红云、三风也惊讶不已。

    “天啦,还有我!”

    金云猛的尖叫一声,头也不回地向西狂奔,大叫道:“各位弟兄,有福同享,有苦同当,小弟来了!”

    陈凡感到一丝古怪,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是绝不会如此巧合,十一个天劫在同一时刻降临,绝对是前所未有。

    红云也觉得蹊跷,眉头紧皱,忽然浑身一颤,脸色剧变,失声叫道:“大事不妙!”

    陈凡心中一惊,急促地问道:“怎么啦?你想到了什么?”

    红云的声音微微颤抖:“小的认为,今天只有金毛王与麒麟五劫,但五劫齐集力量太强,天劫的感应极其灵敏,特别对初成灵的灵仙,六位老弟靠得太近,因此初劫提前降临。”

    明风对红云的失态非常奇怪,问道:“初劫的威力有限,对几位老弟没有任何威胁,大哥为何如此惊慌?”

    红云叹道:“众劫齐至不是什么好现象,特别是挤在这么狭小的地区,估计会劫劫相连,相互影响,初劫也变成大劫,甚至于产生连环劫,每个人都同时承受所有的天劫,如今之计,必须迅速远离千里。”

    “轰!轰!”

    阵阵雷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就在说话间,乌云滚滚,阴阳鱼正在形成,红云惊道:“已经来不及了,主人,快走!”

    “拿着,你们四个,唯一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它们。”

    陈凡将狮虎兽、孔雀、两蛇交给红云、三风,边走边说道:“渡劫全靠各人努力,生死自有天命,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们绝对不要参乎进来。”瞬间就站在西面的一座小山顶。

    此山只有三、四百米高,四周都是茂密的森林,山脚百米外还有一座小型湖泊,这是陈凡刻意选择,以备不测。

    陈凡仰望天空,心中暗叹,十一个天劫齐至果然不凡。

    层层叠叠的乌云剧烈翻滚,仿佛一个硕大的圆盘,以逆时针方向运转,速度越来越快,天地间漆黑一团,恍如到了黑辰,气势磅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因为是十几人同劫,天象妖冶而恐怖,比神牛谷更为骇人,唯一的亮点是雷电,红蛇满天飞舞,密密麻麻,陈凡心中有着说不的沉闷、压抑。

    正常情况下,七灵渡劫均提前寻找地点,一般都远离其它灵仙,不用说十几人同渡,就连两人也极为少见,天劫相连的现象闻所未闻。

    红云与三风呆若木鸡,它们曾经渡过很多次天劫,却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天象,不过,红云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手心,顿时惊慌失措。

    狮虎兽、孔雀、两条丹蛇微微颤动,体内的火焰慢慢增大,火势变得非常猛烈,温度也在急剧上升,体外的九彩光华越来越亮,耀眼眩目,如同一个个小太阳,几乎不敢直视。

    三风同样注意到异常,急切地问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它们即将成灵?”

    红云也是茫然无知,苦笑道:“它们的情况太特殊,也许已经超出了现有知识,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唉,是好是坏很难预测。”它不敢轻举妄动,将四鸟兽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

    它的话有一定道理,狮虎兽天生不可成灵,孔雀都是五味真火,白蛇只有三味,现在却有了九味,将来到底会怎么发展,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

    十灵渡劫,都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它们没有任何法宝,全凭天生本能,麒麟昂首挺胸,直视头顶翻滚的乌云,目光中满含期盼,含有一丝兴奋。

    白云稳如泰山,长鼻向上伸得笔直,纹丝不动,金云拱腰翘尾,浑身毛发倒竖,一双豹眼死死地盯着上空,射出强劲的绿光,杀气冲天,怒吼不止,似乎面对着平生强敌。

    四鸟最为激动,依然盘旋在底空,朝阴阳鱼怪笑不已:“来吧,桀桀,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快一点!”

    红云慌忙大喊道:“各位老弟,快下来,千万不要飞行,对,站在地上。”

    有了一次经验,陈凡更是神态自若,很快就心静如水,不受外界的任何影响,甚至于没有提前祭出法宝,只在头顶布下了三道虚空罩,默默地等待。

    他已经与天原岭的山灵取得了联系,心灵融为一体,化身为巍峨高峰,上达苍穹,下连大地,对所有的天劫都不屑一顾。

    乌云滚动间,迅速变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阴阳鱼,占据了整个天空。

    陈凡诧异的是,阴阳鱼竟然有十二对眼睛,大小相同,紧紧相连,闪烁着妖鲜的红光,似乎在寻找自己的目标,令人不寒而栗。

    十二对?

    陈凡心中“格蹬”一下,总共只有十一个人,怎么会出现十二对?难道还有一人渡劫?

    “冥王?!”

    灵光一闪,陈凡僵立当场。

    他与冥王两灵一体,是渡劫最大的忌讳,性质比劫劫相连更为严重。

    不单单是承担两劫的问题,而是天劫的威力成倍增加,不死不休,比万年劫还要恐怖。

    红云时时刻刻关注着陈凡,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现了异常,骇得说不出话来。

    果然不出所料,冥王开始蠕动,似乎从睡梦中惊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阴笑道:

    “狗杂种,没想到吧?桀桀,不仅是本王初劫,也是百年劫、千年劫、万年劫,桀桀,本王成灵以来还没渡过劫,今天将所有的天劫全部补上,到底有多少连本王也记不清了,也许是一百万,也许是五百万个,桀桀,小家伙,你好好享受吧,本王看你如何应对。”

    陈凡惊骇失色,冥王已经有亿万年的岁月,却没有经过天劫的干扰,难道慑魂镜可以避劫?

    “狗杂种,没想到吧?”

    冥王知道陈凡的心思,笑得更加得意,更加阴森:

    “本王慈悲为怀,在你临死前点化一下吧。桀桀,那鬼镜子其实是一件真器,自成一个独立的世界,灵魄只能进不能出,本王想尽了一切办法,却束手无策,想知道本王是怎么出来的吗?桀桀,就是你的功劳,至于其中的玄奥嘛,桀桀,你自己想吧,本王无可奉告。”

    “是我?”

    陈凡心中一惊,瞬间立有所悟,既然是真器,应该与脑丹有关,也许只有脑丹才能开启。

    说话间,雷电忽然消失,天地间一片寂静,时间似乎停滞,空间完全凝固。

    天劫正式开始。

    冥王大笑道:“狗东西,现在醒悟已经晚了,本王已经获得自由。桀桀,今天是亿雷齐降,灵界无人可挡,你的末日到了,除了本王之外,没有人能够救你,桀桀,想活命吗?只有向本王投降,本王可以留下你的一点意识。”

    “白日做梦!”

    陈凡冷哼一声,牙齿缝里冒出几个字,一字一顿:“不但是我的末日,也是你的死期,我们同归于尽。”

    “你想吓唬本王?”

    冥王狂笑不已,好像听到了最大的笑话:“桀桀,上一次确实被你吓住了,但是本王早已经想明白了,绝不会再上当受骗。”

    十二对阴阳眼同时闪烁,阴鱼眼暴出一串惊雷,地动山摇,整个空间都在颤抖,天原岭在摇晃,大地在剧烈抖动。

    与此同时,每个阳鱼眼都射出一道鲜红的闪电,迅速膨胀,化着血色的巨剑,以泰山压顶之势劈向各自的目标。

    十灵严阵以待,不约而同地张开大嘴,九味真火脱口而出,唯一不同的是,白云的象鼻猛然伸长数倍,喷出一道强大的气流。

    它们只对付一道天雷,而陈凡却是两道齐至。

    “轰!轰!轰!”

    十二道惊雷一起炸响,一起消失。

    十灵摇晃几下,瞬间稳定了身形,金云喘着粗气,怒骂道:“它***,这是初劫吗?好像比百年劫还要厉害”

    它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两道天雷接踵而至,金云狂叫道:“我的妈呀,这么厉害,滚!”

    十灵竭尽全力,巨响声惊天动地。

    转眼间,天地间又归于平静。

    十灵横飞数百米,在空中抛出一个巨大的弧线,一路狂吐鲜血,狠狠地摔落到山脚,软瘫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不好!”三风惊呼不已,红云立即让它们前去救治。

    三雷过后,陈凡盘坐在地上,纹丝不动,三层虚空罩全部消散。

    比起在神牛岭,陈凡现在的修为提高了数倍,虚空罩也是水涨船高,今非昔比,却被威力最小的天雷打散,由此可见,今天的天劫确实恐怖之极。

    冥王怪笑连连:“怎么样?人类是最卑劣的生灵,贪生怕死,口是心非,本王早就看透了桀桀,最起码有上亿道天雷,一批接一批,十个紫灵仙也挡不住,还是放弃吧”

    陈凡毫不理睬,只是凝神闭目,默默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