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仙凡道 > 第十二节 杀虎

第十二节 杀虎

    (收藏,推荐!)

    牛五大王一祭出巨斧,陈凡就感到大事不妙,毫不迟疑地向里退却。

    没走多远,开始地动山摇,地面剧烈震动,岩壁驳落、顶部塌方,空中尘土飞扬,巨石随处飞舞,陈凡更是气血沸腾,体内真气乱窜,无影神觅自动消失,大批鲜血涌上嗓门,差一点脱口而出,强行运气才勉强咽下。

    巨斧之威,惊天动地,既在意料之中又超出陈凡的想象。

    因为他远在数里之外,而且隔着厚厚的山体,转眼间就受到重创,顿时骇然失色,咬紧牙关,强忍着巨痛狼狈而逃。

    身后的巨响不绝于耳,雨点般的石块更是应声而落,甚至于比人跑的速度还快,陈凡仿佛在枪林弹雨中艰难穿梭,到达石壁之前,他已经精疲力竭,却不敢稍作喘息,这里是最后一道屏障,如果被牛五大王攻破,再也无处可逃,其后果可想而知。

    陈凡奋起余力,在石壁上连布三道最厉害的幻阵,又加了一道虚空罩,直到真气基本耗尽,才摇摇晃晃地回到刚才炼器的石室,立即服下疗伤丹,闭目运气。

    此时此刻,他什么来不及多想,只能听天由命,寄希望于幻阵能够发挥作用,迟滞牛五大王的脚步。

    加入龙涎的疗伤丹果然不凡,不到半个时辰,陈凡内伤痊愈,功力恢复如初,心中大安,无论如何,总算有了一点反抗之力,也能争取一线生机。

    陈凡重新施展无影神觅,晋入心镜通明,悄然返回大厅,站在门口察看了一会,门外并没有牛五大王的身影,估计它已经知难而退,犹豫了许久,毅然打开幻阵。

    沿途的通道塌方大半,成了一片废墟,厚厚的石屑高出十丈,岩壁开裂,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缝隙,摇摇欲坠,许多地方被巨石堵塞了大半道路,原本宽敞的空间变得非常狭窄,幻阵当然是荡然无存。

    陈凡感慨万分,六艺本就互通,生生相克,任何一种技艺都不可能天下无敌,如果力量悬殊太大,再深奥的幻术也毫无用武之地。

    牛五大王并没有使出全力,但其威力已经超出一般人的想象,秦城上人曾经亲眼所见,一位紫灵后期大发神威,半刻之内将一座千米高峰完全铲平,陈凡一直不敢相信,如今是深不疑。

    与此同时,他也有了意外的惊喜,虚空罩的确了得,居然能够挡住牛五大王一击,由此可见,对付万年劫应该不在话下。

    到达最后一个拐弯口,陈凡停下了脚步,心镜扩大到极限,小心翼翼地察看洞外的动静。

    天色已暗,初月刚刚升起,山谷中不见牛五大王的踪影,只有那虎灵大模大样地盘坐在洞口,三毛围成一圈,七嘴八舌地向它讨好献媚。

    黄毛最为能说会道,满脸堆笑,大灌迷魂汤:“虎前辈,您修为高深,威名四播,德高望重,定风岭二百三十八岭,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一提起您的大名,不会说别的,只有三个字”

    三毛同时竖起了大拇指,异口同声地说道:“好汉子!”

    虎灵非常受用,笑得合不拢嘴来,故作谦虚道:“不敢当,我只是神牛岭的一个无名小卒,承蒙大王厚爱,有幸给它老人家跑跑腿。”

    黄毛睁大眼睛,目光满含敬佩,赞不绝口:“真正的高人啊,修为越高,越是虚怀若谷,小的佩服得五体投地。呵呵,小的虽然功夫粗浅、地位低卑,但心里明白得很,除了大王之外,您就是神牛岭的老大,绝对是一言九鼎,只要您一句话,无人敢阳奉阴违。”

    黑毛紧跟着说道:“对,不仅在神牛岭,即便是四周的上百座山岭,您是一呼百应,人人都会给个面子。”

    虎灵脸色微变,向空中仔细瞧了瞧,小声说道:“千万不要胡言乱语,神牛岭除了大王之外,还有鹰老大,猿老二,我只能排在第三,刚才的话如果传入它们耳中,麻烦就大了。”

    黄毛笑道:“您老放心,这里只有我们几人,绝对不会传出去。虎前辈,小的等久闻您的威名,觉得您是神龙岭的第一英雄好汉,今天是难得的机会,所以讲出了心里话。”

    灰毛凝视着虎灵,露出崇拜的目光,惊叹不已:“虎前辈,自从晚辈修至灵身以来,您就是我心中的偶像,总希望有一天能与您说说话,今天终于美梦成真,晚辈死而无憾。”

    三毛一唱一合,虎灵被捧得飘飘然,仔细端详着灰毛看了半晌,亲热地说道:“咱们虎族与你们猫族是近亲,相当于一家人,难怪我一见你就感到有缘。嗯,修行时间虽短,但功力还不错,不过你内伤并未痊愈,还差一点,这样吧,我助你一臂之力。”

    灰毛心灵福至,拱手道:“谢谢前辈!”当即盘坐下来,闭目调息,虎灵手抵它的后心,输入一道庞大的真气。

    灰毛浑身金光闪烁,耀眼夺目,虎灵自己则精神萎靡不振,连忙深吸一口气,瞬间运转几个大周天。黑毛趁机向黄毛做了个砍的手势,黄毛却摇摇头。

    黑毛有点着急,手势不断,虎灵的感应极其灵敏,立马睁开眼睛,大喝道:“你们干什么?”黑毛惊慌失措,黄毛神态自若,大笑道:“您老人家大仁大义,不惜自损功力给小猫疗伤,对小猫恩重如山,小的与小狼感激不尽,正商量着给您准备一顿晚饭。”

    黑毛忙不迭的应合:“对,小的想抓几只山羊,让您老人家尝尝灵泉岭的美味。”

    虎灵疑虑立消,眉开眼笑:“太好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尝鲜,嗯,我的食量很小,五只就足够,记住了,先天的不要,对,必须是丹道,修为越高越好,金丹期的味道最鲜美。”

    黑毛一跃而起,拱手说道:“您老稍等片刻,晚辈去去就来!”转身消失在黑幕之中。

    也许是想起了即将到来的美食,虎灵脱下长袍,身形一闪,完全变成了一只老虎,两手渐渐变成了虎爪,伏在地上不停的挠着脑门,伸出长长的舌头,来回舔着嘴唇,显得迫不及待。

    黄毛善解人意,轻柔地给它梳理皮毛,啧啧赞叹道:“虎前辈,您这身虎毛真漂亮,不仅花纹好看,而且没有一点点暇疵,在咱们定风岭绝对是第一。”

    虎灵抖了抖雄壮的体魄,毛发微颤,威风凛凛,颇为自豪地说道:“第一不敢说,但是除了白虎大王之外,没有人能超过我。”

    黄毛从尾巴开始,细心地向头部慢慢转移,阿谀之词不绝于耳,虎灵索性平躺在地面,四肢向上,眯着眼睛,全身心地放松,舒舒服服地享受它无微不致的侍侯。

    陈凡暗笑道:“这个老狐狸,确实有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知道有多少人上当受骗,呵呵,谁相信谁就倒霉。”

    黄毛双手不停地忙碌着,嘴里也没闲着:“您抬起胳膊..对了,就是这儿好,再抬左边的怎么样?舒服吧?嘿嘿,小的一向尊老爱幼,特别是您这样的大英雄,能服侍您是我的福气嗨,虎前辈,小的伤势同样未愈,能否给小的也输点真气?”

    “那可不行。”虎灵连忙摇头,接着解释道:“不是我小气,而是无能为力。猫与虎的经脉相差无几,所以我能给小猫帮忙,而你们狐族迥然不同,只有牛大王这等紫灵境界才能通晓百兽,哈哈,不要担心,它老人家刚才已经出手,不消三天时间,你必能恢复如初,甚至于再进一步。”

    黄毛不依不饶,可怜巴巴地说道:“您老人家就行行好吧,小的修行进展太慢,跨入金灵后期已有八百余年,距离青灵境界只有一线之差,却始终跨不过这一步,唉,小的苦恼万分。”

    虎灵沉吟片刻,伸手一翻,凭空出现三只玉瓶:“这是大王秘制的灵丹,也许对你大有作用。”黄毛感激涕流:“谢谢虎前辈。”更加卖力的给它按摩,虎灵舒服得呻吟不断。

    不多久,黑毛急驰而至,扔下满肩的山羊,兴冲冲地说道:“虎前辈,您今天真有口福,小的一出山便碰到这些家伙,乖乖,运气太好了,十二只全是金丹,您觉得如何?”

    虎灵精神大振,“唆”的一下,在空中瞬间连翻上百个跟头,落回地面抓起一只最大的,赞道:“不错,干得漂亮,难得是不伤及一点,哈哈,我最喜欢吃活的,一死就开始变味了。”张开血盆大口,“呵嚓”一声脆响,吞下硕大的羊头,羊脖子血流如柱。

    虎灵吃得极快,那是正宗的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消灭一只,连骨头、皮毛也不留下,它一股作气,连吞八只,直到肚子拱得老高才住嘴,黑毛殷勤地说道:“这儿还有四只,您不要客气,一起吃了吧,山上多的是,小的每天给您抓。”

    “今天吃得太饱,明天继续。可惜啊,日后来灵泉岭的机会恐怕不多了,没有大王的同意,谁也不敢擅自出山。拿着,这是你的奖赏。”虎灵掏出一只玉瓶递过去,然后懒洋洋地趴在地上,心满意足道:“爽,今天真痛快,灵泉岭的山羊是天下美味,我早就垂涎欲滴,可惜羊大王在世时,牛五大王禁止捕食,现在好了,想吃就吃。”

    黄毛说道:“只要您能来,小的就敞开供应,如果您不在,小的定期给您送到神牛岭。”

    “真的?”虎灵兴高采烈,哈哈笑道:“都是好孩子,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若是受到什么委曲,我给你们撑腰,谁也不敢欺负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