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鎏金纵云鞋可是妥妥的中阶灵器,而且其身上穿的那件青色长袍,也是一件灵器,不但可以护体,而且还可以破解雷系法术。

    光是韩长林看到的这两件,就绝不下于五万下品灵石,不啻于一座活生生的小灵石山,在修仙界中,敢于如此高调的,要么自身战力非凡,要么就是背景深厚。

    “花飞扬?”

    叶长天和张强两人看到年轻男子,脸色同时一变,而阮碧琴三人脸上更是露出了惊恐之色。

    尽管只是一闪即逝,但还是悉数落入了韩长林眼内。

    韩长林心中也不禁有些惊讶起来,眼前之人和他们一样,也是筑基后期的境界,但为何叶长天和张强两人,都是一副十分忌惮的样子。

    而且看阮碧琴三人刚刚露出的惊惧表情,更是让韩长林有些不解,难不成此人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来历不成。

    “花兄,你到的可一点都不迟,叶道友和张道友两位,跟你也不过是前后脚,如此一来,我们这次的人数算是悉数到齐了。”

    “风兄,你的眼光可是越来越差了。”

    环眼看了众人一眼,花飞扬淡淡的说道。

    不过他的目光最后却是落在了韩长林的身上。

    “这位道友倒是陌生的紧,看来并非木炎仙城的修士吧?”

    花飞扬朝着韩长林说道。

    闻言,韩长林拱了拱手,开口说道:

    “在下韩长林。”

    “韩长林?”

    花飞扬眉头微微皱了皱,闻言,他也并未寻根究底,而这时凤一笑也开口说话了。

    “花兄,既然我们所有人已经到齐,这就出发吧,为了避免路上出现什么意外,顺便也提前熟悉一番风隐阵,这次我等飞临天炎谷,沿途就通过此阵来飞行吧。”

    “好极,花某对于风夫人的阵法之道可是钦佩的很,虽然花某已将风隐阵的驱使法门,谨记心中,但要说到这其中的奥妙,花某依旧是茫然一片啊。”

    “花兄过谦了,还有数日,天炎谷就要开启了,我等还是尽快赶过去吧。”

    说完,凤一笑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周丽,周丽脸上兀自带着几分怒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九面闪烁着淡灰色灵光的小旗。

    她将小旗分发给众人,韩长林也被发了一面,入手之后,韩长林感到这面小旗极为轻巧,拿在手上竟然有种空无一物的感觉,也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

    “诸位道友,我们开始吧。”

    随着凤一笑说完,韩长林等人纷纷将小旗竖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起来,过了片刻,从各自的小旗上散发出一团灰蒙蒙的灵光,九团灵光急速涨大。

    不过片刻时间,这九团淡灰色的灵光就汇聚在了一起,同时一股股微风突然出现,这一股股微风围绕着韩长林等人,不停的旋转着。

    而随着微风吹拂,九人的身躯也缓缓朝着天空升起,在窜入虚空百多丈高之后,那团淡灰色的灵光骤然溃散开来。

    韩长林只感到脚下似乎踩着一团软绵绵的云朵,而他们的身影却是风驰电掣一般的朝着天外飞去。

    这时如果有人正好看到韩长林等人施法,就会惊奇的发现,在一团笼罩了足有数十丈大小的淡灰色灵光升入空中之后,随着淡灰色灵光溃散开来。

    原本那团淡灰色灵光的地方,已经是空无一物,只是一道风啸之声隐隐传来。

    韩长林一边体悟着风隐阵的神妙,同时也是暗自惊讶,这风隐阵施展开来,飞行的速度竟然丝毫也不逊色于御器飞行。

    这还不算什么,最为让韩长林惊异的是他在这风隐阵之内,也曾尝试着将神识散发出去,但刚离开躯体数丈,就碰到了一股软绵绵的反弹力道。

    竟是连神识都无法散发出去,这就让韩长林颇为惊讶了,要知道修仙界中虽然有不少的阻隔神识的手段,但九成以上都是通过一些天生能够阻隔神识的材料,炼制的某种阻隔法器。

    像这类能够阻隔神识的阵法,还是十分稀少的,只是不知道这风隐阵是否能够阻挡金丹修士的神识。

    就这样,九人施展着风隐阵,朝着天炎谷而去,而且一路上即使有人离他们很近,也只是感到一阵微风吹拂而过。

    虽然惊觉有些怪异,但再想查看,韩长林等人也早已经在千百丈之外了。

    ......

    天炎谷,常年炙热难耐,但在谷口之外,却是一副如春景色。

    此刻谷口之外,已然是或坐或站,聚集了数之不清的修仙者。

    这些修仙者都是为了进入天炎谷,而从南域境的四面八方赶来的。

    这些人中,九成以上都是筑基后期以及筑基大圆满的修仙者,数量足有一两千人,可谓是阵容豪华。

    当韩长林等人从山林中飞掠而出后,饶是他们平常也自视甚高,看到这等场景,也自然而然地低调了起来。

    花飞扬更是收起了那双华丽的鎏金纵云鞋,换上了一双普通的布鞋。

    韩长林也是心中吃惊,这里的修仙者,不用说都是为了进入天炎谷,采摘炎青草的,韩长林曾经专门了解过,天炎谷内凶险异常。

    这份凶险倒不是说里面有多么凶猛的妖兽,恰恰相反,天炎谷根本就是一处修炼圣地,里面也并无妖兽的存在。

    天炎谷的凶险之处在于八极宫,八极宫,其实并非是一座宫殿,而是八座灵宫,而且很稀奇的是每一次天炎谷开启。

    这八座灵宫都只会择一而开,而每次开启的灵宫之内,都会有不少的珍稀物品,有时会是灵丹、有时会是法器,有时也会出现一些稀有的材料。

    当然,要是运气好,还能从中获得上乘的修仙功法,而且这些修仙功法全都是金丹期以上修仙者所适用的。

    通过凤一笑,韩长林等人知道,八极宫内的法器也好、功法也罢,其实都是巨龙宗的珍藏,巨龙宗的藏经阁以及丹房、器楼,都隐藏在这八座灵宫之内。

    不过在这八极宫内的物品,都不过是很普通的部分,也是巨龙宗平时用来奖励完成宗门任务的门内弟子的。

    而真正的宝物,都被封禁在了八极宫下的秘殿之内。

    那座秘殿才是巨龙宗的核心,巨龙宗建宗数千年,收集的珍贵的法器、灵丹等等,都在这秘殿之内,只是凤一笑也只是猜测,毕竟当年巨龙宗为何会一夜之间覆灭。

    就是凤一笑也是完全不知的,但他为何会知道天炎谷的秘密,并且知晓秘殿的存在,甚至还懂得破阵开启之法,这些他并未向韩长林等人透露。

    韩长林等人虽然好奇,但也知道凤一笑并没有告诉他们真相的义务,而他们也很识趣,并未寻根究底。

    反正在花飞扬等人看来,只要凤一笑能把他们带入秘殿,那可就是天大的机缘了,要是真的能够得到当年巨龙宗的遗藏,绝对可以让他们身家大增。

    只要资源足够,进入金丹期的概率就能够增加不少,当然,他们每一个人的目的也是采摘炎青草,炼制炎青丹。

    对他们每个人来说,踏入金丹期,才是最大的诱惑,毕竟一旦进入金丹境,寿元就会再翻一番,达到惊人的五六百年。

    这才是对所有筑基期修仙者最大的动力,如果现在有一枚灵丹,并且告诉他们只要服下灵丹,就能立刻进入金丹期,韩长林相信,这些人立刻就会凶性毕露,互相厮杀起来。

    在韩长林看来,这就是人性,修仙者即便是修炼的年限再多,也躲不开对于更高的境界,更多的寿元的追逐。

    韩长林等人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后,就在凤一笑的带领下,来到了一片稀疏的小树林之中暂时休息。

    在天炎谷谷口的位置,有一块数十丈大小的空地,上面竟然排布着几十根粗大的树桩,而且韩长林一眼就看出来,这些树桩绝对是人为将这些参天古树从根部斩断的。

    而在这些树桩之上,各自盘坐着一名修士,这些人双目微闭,双手放于膝盖之上,周身气息隐而不发,乍一看,竟然如同死人一般。

    但在这些树桩之外几十丈的范围内,竟是空无一人,因为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前来采摘炎青草的筑基期修仙者,而是清一色的金丹老祖。

    每次的天炎谷开启,不但有大量的筑基期修仙者会进入其中,也有不在少数的金丹修士也会前来。

    来到这里的金丹修士,有的是境界上无法突破,想要进入天炎谷碰碰机缘,万一获得了巨龙宗的传承之物,也许就能一步登天。

    还有的则是为了家族子嗣,这类的金丹修士之所以选择进入天炎谷,纯粹是为了让子嗣顺利结丹,而前往其中采摘炎青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