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交流修炼心得的过程中,韩长林也十分欣喜的发现,凡是参与交流心得的修士,各自都不问出处、不问功法、不问法器,这也是这种聚会的一种潜在规则。

    视为三不问,而在交流完心得之后,大家各自离开,既不拉帮结派,也不互相结交,甚至连一声珍重也没有,仿佛出了门,互相之间就不认识了一样。

    这种交流方式让韩长林大为赞同,是以在之后的几个月中,他参加的心得交流会不下于十场,而且他参加的心得交流会,全都是一群筑基期的修仙者聚在一起。

    这种交流圈子也很固定,炼气期低阶修士也会有一些交流心得的聚会,不过并不多,筑基期修士的这类聚会就多了不少。

    至于金丹期修仙者和那些元婴老怪们,自然也不会和他们搅和在一起,而且高阶修士的心得交流场所也异常隐蔽,低阶修士也无从得知。

    韩长林通过频繁的参加心得交流会,收获颇丰,修行也越发顺畅了起来。

    时间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飞快地流逝着。

    这一日清晨,韩长林从入定中睁开了眼睛,眼神中露出了沉思之色,离天炎谷开启只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而从木炎仙城出发前往天炎谷,也要数天的时间。

    在韩长林想来,凤一笑的消息应该在这几天,就会传来。

    正欲起身前往城东坊市逛一圈,韩长林储物袋中突然发出了一团璀璨的青光,韩长林轻轻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从中飞出一块玉简。

    玉简之上自动发出一团青光,射入到了韩长林身前数丈的半空之上,化为了一张光影地图,而在地图上标注了一个小山谷的位置,十分的显眼。

    韩长林脸上露出了几许沉思,继而起身,连离开客栈的手续也未办理,就朝着木炎仙城的城门口而去。

    在租这间庭院的时候,韩长林就是一次性付清了三年的租金,算下来也没有几天了,是以韩长林在离开了客栈之后,走了半个时辰,直接出了城门。

    继而化为一道遁光,朝着远处飞去。

    在木炎仙城生活的这数年中,韩长林将周围的环境也摸得一清二楚,光是仙城周围十几万里内的妖兽分布地图,他就购买了数份。

    是以对于这仙城外的妖兽分布,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所以他才并未像来时那样,小心翼翼地通过轻功在地面上飞掠。

    不过韩长林一路上也是警惕异常,尽管他选择的路线,并没有厉害的二阶以上的妖兽,但难保没有最新诞生的高阶妖兽,要是碰上了,即使韩长林并不惧怕,却也会因此而耽搁一些时日。

    天炎谷在木炎仙城以西,十数万公里的距离,数日之后,韩长林来到了一处峡谷的上空,略一思索,在判断了具体的位置之后,韩长林按下了遁光,落入了那处山谷之内。

    这一路上虽然也有些波折,碰到了几只刚进阶的二阶妖兽,不过韩长林也并未纠缠,而是凭借遁速的优势,直接将那几只二阶妖兽甩开。

    还算顺利的赶到了凤一笑发来的地址,落入山谷之后,韩长林灵识散发开来,瞬间将周围千多丈的范围搜索了一遍。

    除了有几只低阶的妖兽在察觉到了自己的灵压之后,战战兢兢的缩入了洞穴之外,并未有更高阶的妖兽,韩长林这才放下心来。

    寻了一块干净的青石,韩长林盘坐了上去,然后闭上眼睛,静静的养起神来。

    这处山谷韩长林已经反复确认过数次,应该是不会错的,看来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韩长林也不着急,只要地址没有错误,其余的人迟早也会赶来。

    ......

    第二天清晨,韩长林眉毛微微一动,睁开了眼睛。

    在他睁开眼睛的刹那,一金一青两道粗大遁光从天而降,落在了韩长林身前数丈外的空地上。

    遁光散去,显露出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来。

    其中一名男修四旬年龄,白面无须,正是这次秘殿小队的召集之人凤一笑,另外一名身穿黄袍的三旬女子不用说,正是他的妻子周丽了。

    “没想到,我夫妇刚刚发出讯息,就动身而来了,却还是落后了韩兄弟一步,由此可知,韩兄弟的飞遁速度,要远超我夫妇二人啊。”

    韩长林还未开口说话,凤一笑却是已经大笑着开口说了一通。

    闻言,韩长林从青石上起身下来,朝两人拱了拱手:

    “风道友过誉了,韩某也是刚到片刻,与贤伉俪也不过是前后脚罢了。”

    凤一笑妻子周丽听到韩长林所言,微微一笑,并未说话,凤一笑也是微微一愣,继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