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医妃要和离,寒王请自重 > 第99章 云修杰的解释

第99章 云修杰的解释

    云侯府。

    云芷清坐在马车上一路哭了回来,云夫人没有像往常一般安慰她,而是阴沉着脸坐在一旁,脸上满是怒火。

    “今日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为什么会招惹来那么多的马蜂的,还全都是对着你蛰?”

    这一次真是丢人丢大了,自从云阳煦成了新科状元之后,她不论走到哪都是人人夸赞,何曾如今日这般丢人现眼过,不用想也能知道平日里羡慕她的各家夫人这会儿定是在看她的笑话,短时间内怕是根本没法出去见人了。

    “还有你什么时候欠了黑市那么多银子?这些天竟一直都没听你说过。”

    云芷清此刻满脑子想着的都是自己掉进湖里的狼狈,满脸疙瘩的模样被大家瞧见,人人都说她是丑八怪,以后还有谁会愿意娶她?

    “娘,这件事我也不想的。”云芷清满脸委屈,“那日在黑市我和楚王妃买下了兽元丹之后就打算回来,结果撞见了一人……”

    她徐徐将整件事情都给说了出来,“我是不赞成的,但这件事的确连累了楚王妃,女儿也不敢反驳,没想到最后被人骗了,就欠了黑市的银子,回来之后女儿也不敢说,因为兽元丹一事本就让家族破费了。”

    她的声音微弱又小,充斥着浓浓的歉疚,纪雅兰听着也有些心软,却还是道:“黑市的那些家伙不论是谁欠了他们的银子都会想方设法地讨要回去,你既是还不上就该早些和我说,总比现在闹得人尽皆知,你可知这对你的名声有多大的影响,对整个云侯府有多大的影响?”

    “娘,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云芷清啜泣道,“我的脸忽然变成了这样,心思全在看病上,便将此事忘了。”

    纪雅兰瞧着云芷清哭的梨花带雨,原本还想指责两句,终究还是没忍心开口。

    只不过,这短暂的平静在云侯回来之后便已经彻底被打破了。

    “看看你们干的好事!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和我保证在赏花大会开始之前这脸一定能治好吗?现在这是什么!”

    云侯满脸怒容,回想起今日其他朝臣的眼神,他就觉得这辈子的脸面都在今天丢完了,亏得他之前还四处夸耀自己的小女儿知书达理又懂事贴心,如今一个欠债不还就已经人品差到了极点,还有什么可洗白的?

    “侯爷,我们已经找了很多大夫瞧了,都说这病需要时间渐渐恢复,赏花大会实在赶不上。”

    “赶不上还不如别去!去了就是为了丢人现眼吗!你瞧瞧你一天到晚干的都是什么事!”

    “爹,你别怪娘了,都是女儿不好,全都是女儿的错。”

    云芷清跪了下来,哭的梨花带雨,“女儿接连给家里惹事,连累爹娘丢了脸面,不论爹怎么罚我我都认,但这和娘无关,娘也是为了我好才会这样的。

    欠债也是因为女儿不争气,惹得姐姐生气,这才只能去黑市买兽元丹,还被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