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出芽 > 第八十六章 伤愁

第八十六章 伤愁

    现在是下午了,离我家还有三公里多,很长的一段路,也是看尽人生百态,不因为即将要到来的新年,大家就不再劳作,自家砍竹子卖钱的大军依旧源源不断;干着苦力,停歇脚步后简单的用毛巾擦拭冬日的汗水后又起身继续往返的人依旧;扁担挑着大粪害怕过年地里的菜长得不够肥美的老人们依旧;过年了,兜里揣着点钱深怕跨省就多花几块钱的人回来后大大方方的叫着摩托车送自己回家的人依旧;孩子们少有懂得幸苦,多想着大了离开这里后就会过的更好反而又回来的人依旧......

    “宝贝儿,我送你到你家后面吧!”他小声的说着,这人动不动就开始甜言蜜语的输出,要不是因为我受不了这样的,可能他还能说更过分的。

    我思考了一下,放开他,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你要是嘴不甜,可能都不要你。”

    “你敢。”他笑了起来,这样的笑我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开心。

    “你说,你是真的开心吗?不是装出来的吧?”

    “我至于吗?你可是我未来媳妇,我看着你都不开心,应该看着谁?看着那些小丫头片子?还是那些要乱讲我的人?”

    “是不是那句,要是你一直安分守己,别人会乱说你话吗?”

    “你在质疑为夫的品性?”

    “也是,你要是想的话初中就找其他人了。”

    “你对我是真的没有信任呀!我龚青,开学就和别人说去,别再造谣我了,我是有妇之夫。”

    “也不知道是谁的夫,你给我老老实实。再听到,我可对你不客气。”

    “为夫冤枉。”他的脸是有些难过的,虽然觉得他也没有那么的难过,但是还是感受到了,只是现在他更加的像我流露出的是一副表演级的难过。

    信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这些东西抹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总不会比原有的看起来清爽自由。我和他穿着同款式的鞋,我知道这样的鞋子代表什么,学校很多的情侣就喜欢买相同的鞋子或是棒球服。我裹着厚重的羽绒服,他也显得怕冷了起来,穿着一件羽绒服,好像我们多了羞涩,少了稚气,但是却还是埋藏着一份各自的尊重,尊重,尊重龚青,尊重冰凌宁。

    “我给你说一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