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出芽 > 第四十七章 番外龚青1

第四十七章 番外龚青1

    我是龚青,自从上了初中之后,我就因为学校的这个环境,被迫的生长,小时候就学会了抽烟,这好像在我们这儿很正常的,我的父母离婚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婚,但是我知道他们只是做到了通知我的义务。

    我还有一个姐姐,不过她已经结婚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有一个小侄子或是小侄女,可是,我在这个家,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和大部分的同龄人一样,他们也告诉我自己也是如此,和家长的交流,都是一些没有提取价值的东西。

    家里有一个60多岁的奶奶、还有一个70岁的爷爷,其他的亲戚,见的机会少,大多数都出去工作了,下面的同辈人也没有可以交流的,就算是见到了,简单的打个招呼,好像什么都过去了。

    听刘毅说他们小学有一个人,他想要整整她,我不懂为什么刘毅会对这样的一个女的这么的有敌意,他上次和我开玩笑说着那个女的多么的愚蠢、说话不过脑子的画面,我怎么也描绘不出来。

    我的暑假总结出来就是吃喝睡,好不容易等到了开学,见到了刘毅说的那个人,刘毅说着要找人去玩玩儿她,我见着这人,好像一个刺猬,什么人说话她都要去反驳一下,仔细的听,好像这样的话我也想要去反驳一下。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我就让我的干妹妹牟云云去会会这个女孩。

    我以为会很成功,因为我见到不少的女生为了寻求庇护的时候,会做出答应一个男生的追求,逐渐的,她让我有了很浓厚的兴趣,我开始接受了刘毅说的去路上堵她,毕竟这个学校实在是太无聊了,在我看来就是无聊的知识,男生之间的尔虞我诈,什么说看不惯,好像都是为了想要宣誓自己的能力和寻找刺激。

    一天我发现这个每天都要和同学去吃饭的人没有出去,然后我就听到不少人在嘲笑这人,说她裤子上沾了脏东西,我就猜是女孩子来了大姨妈,好像那么一刻,我真的很同情她,我想要牟云云去看一下,可是她表现出了完全的反感,这样一个一直不愿意正眼看我的人,这时候怕也是不想见到我。可见,其实我也没那么愿意去喜欢她。

    本以为有我的名声在,她应该是不会有人招惹的,但是我还是低估了这些无聊的人的实力,无奈,我只好把她叫到了教室,今天的结果也只能有一个。在她的眼里,一口就咬定了我是坏孩子,呵,她真的是高看了这个坏孩子的定义到底是什么了。

    最终,看见她在我的视线里消失的那一刻,我知道,她并不想要我的帮助,果不其然,我接连听到了很多人对她都有了兴趣的说法,想起她的那一句:“我又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就是要这样对我不放?”那眼神里充满了讨厌和恨,就算是现在,她见到有我的地方,眼神都是移开了的,明明是一个孤独的被人遗弃的狗,却一再的挑战着我的底线。

    在国庆节前,我在靠近窗户的地方站着和别人聊天,我就看见了这个女的,夹杂在人群中,低着头走路,我以为她是见到了我,这时有人叫了她一声,她抬头回答那人的回话,然后一下崴了脚,几乎是同时的,差点就摔在了边上的菜地里,不过她被人笑话了,真的是那反应速度,这是被摔习惯了吧!

    心情不好的时候,见到她我定然更想暴躁,只是,面对刘毅他们的看热闹的想法,我也只能自己出面教育一下这个一点也不懂礼貌的。当我发现她其实一点也不想改掉自己的习惯和别人看来得毛病时,我好像有些迟疑了。

    我不知道我在有所迟疑什么。

    刘毅追了一个一脸都是痘痘,说话做事儿都极佳的女生,他好像有意无意的向我炫耀着,说自己多么轻松的就拿下了那人。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我长相上比刘毅差了很多,我从来没有想过刘毅为什么会对我女朋友有那么大的敌意,甚至时不时的在我的面前说起了她的坏话。一开始我只是说着别乱说话,但是他说多了,我甚至也觉得她就是那样的人。

    国庆后我渐渐的发现她好像换了一些人一起上学,以前都是和同年级的人,现在和两个九年级的女生一起,只是像之前那样,她还是不爱理我,好像,我做的那么多都喂了狗了。

    我经常在她去食堂和教室的路上见到她,只不过,即使刘毅在和别人说笑,她也不常看我们这面一眼,就好像是一堆脏东西在那里,她和别人买的好像不一样,别人都喜欢拿些津威辣条的,她喜欢买面包吃,好像很容易饿,她也不买方便面;我想她其实也喜欢喝津威就时常给她买,但是她好像并不领情。当听到有人说她渣和绿茶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想反驳这样的话,她确实一边接受着我的好,一边却和别人传的沸沸扬扬的,所以我就想着放学了等着她。

    “你说话都不知道看着别人的眼睛吗?”我问她的时候,她只是抬头,习惯性的又一次对我假笑了,我好像看到了她眼神里的绝望和对于世界的敌意,我不懂她为什么这样,不是别人说她过的挺好的,小日子也是无比的滋润吗?

    “这话你都说了八百遍了,没必要让我下楼梯的时候也看着你吧?”她的一句话就能把我呛到。

    我那时候并不知道她是多么容易在走路的时候摔倒,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想法,面对她的时候,我好像有那么一种占有欲。

    就好比在操场上打篮球的时候,我都喜欢在靠近她教室的那面打,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的篮球就那么容易打到她,好像她自带了倒霉属性一般。成天也是愁眉苦脸的,要是在很远的地方见到她,她的脸能更黑一些。

    就算是运动会,她也是好像站着都能倒下,更不要谈什么运动了,她的衣服也裹的很厚,从来没有见到她穿过校服,我想可能都是在嫌弃着校服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