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出芽 > 第四十四章 两代人的冲突

第四十四章 两代人的冲突

    担心也无用,今年的春节来的特别的早,爸爸妈妈都没有关心我的成绩,因为都在等着随缘。年前不仅要自家忙碌,还有就是别人家办酒什么的,爸爸妈妈都在忙碌着,年前有一家办酒的离我家很远,在刘毅家上去都还有很远的地方,正好放假的时候爸爸也回来了,以前和我表哥玩的好的那个男生住我们家桥头那面,他就和我的一个亲戚,那个亲戚已经大学毕业在省会那面工作了后来才说考了公务员,两人非常神叨叨的拉着我说话,我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着。

    刘毅今年过年是没见到人,可能没回家来过年,当我走了很远后,这两人又把我叫回去和他们聊,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找我聊天,是因为不认识其他人吗?

    冰玉泉她的家就在这附近,所以就让我去她家玩,然后问我九年级的感受如何。我说了真实的想法,就是希望她到时候不要这样的因为一些事情而烦躁。我的同姓的很多亲戚都居住在这上面,都说冰家人聪明,就是看他们用不用心去读书。冰玉泉是很聪明的,一看就是那种冰清玉洁的姑娘,她说她文科的还好,物理也是遇到了一点点的困难,然后又说:“可是你不知道中考的时候物理化学占150分,但是政治和历史只有100分。”

    “但是你英语和语文也是很好的了,所以这方面担心不了太多。”

    “我现在就是考一中没问题,但是想考好点的班,今年不是录取线是560还是570吗,然后划线降到了473好像都能上一中,但是她们说很多500分的在一中读一读的都容易读不走。”

    “好像是这样吧!我也没去问。”我对这些都没有那么担心,因为感觉不到这些对于我来说的压力,我都只是觉得能上一中就好了,不管是划分下来多少。

    “今年我们学习考一中的就20几个,我觉得我听你这样一说,还不知道九年级的时候能不能学的好。”

    “你也不能听我这样说是吧!也有人说这都是心理问题,说不定到时候你会觉得其实没有那么难,我就是听课都能懂,其实是后来自己做题,做的多了就觉得好,但是,考试的时候好像又是一个样子,我们的计划是3月初开始复习,所以,到时候都要看前面的知识的,并不是说初三的全部知识就是中考要考的。”说实话,虽然我自己觉得自己学的不是很好,但是我安慰人很有一套,再加上龚青一直都说着让我放心放心的,所以感觉这样和冰玉泉谈下来之后就觉得好像好了很多。而且冰玉泉真的很漂亮,就我妈妈都说这人都是当明星的料,所以她的后续出路也是很广泛的。

    “你之前的学习怎么样?”

    “我之前,就是数学和物理好一点,其他都是半吊子,甚至老师都觉得我学不走,早点放弃那种了。”这确实是有些老师对我的评价,如果我是那种每一科都学不走的,那么他们就会觉得我这样的人谈都不想多谈一句,但是我竟然还有两科能学的走,这就让他们觉得我这个人其实是不用心。

    后来年后去到城里,我的干妈妈和干爸爸都在说我要认真读书,然后马上画风一变就谈到我的弟弟读书不行,学不走的事情上去。我弟弟的几个表妹表弟是对我很崇拜的,他表妹和我之前一个小学,就觉得我那时候画画很好,现在又听说我的数学也很好,弟弟和他爸爸顶嘴(吵架)被打了,妈妈就说让我劝劝弟弟,因为他确实从小到大都非常的固执,有时候说话又没有多少的脑子,总是惹到家人生气,好在都不是什么暴脾气的,不然以我那爸爸的脾气可就不是一巴掌那么简单。

    爸爸和我说:“你弟弟那人,真的是死性不改,说他一句都说不得,学习成绩也不好,读书都不用心。”

    “那么,爸,你有没有想过,确实就是他学不走那些呢?”我当时想到我自己学不走,或许正是印证了那么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吧!

    弟弟的奶奶说:“你弟呀!就是有时候不听劝,他爸爸当然是为了他好,那个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的,都希望有出息。”

    可是真的是应该这样辩解吗?

    在2月13号左右我们就需要回到学校补课,但是学习对我们来说,或许真的就是,忘记了什么,而又用一样不属于他的东西填补着。今年的寒假好像和我们都没有什么缘分,其他的年级都要三月一号开学。

    龚青说他们要三月后开学,好像他觉得就在等着我,这让我很惭愧。好像我们都没有人逼着学习,没有人对我们给予真正的厚望,我们不仅只能靠着自己,而且还有太多的诱惑和干扰。

    新的一学期,其实就过了一个寒假,好像大家都又变了一层意思。班上有人走了,也有人来,在二年级下的时候(八年级下,5月中),有一位女生从外地转了回来读书,说话好像和我们不一样,英语比较好,因为性格也比较好,很班上的人处的也挺好。不过,有时候再好也会遭人嫉妒。

    三月初的时候,大家都开始放肆的尽情玩了,有时候他们会叫上我,班里一个男生,就是之前说着组织那些男生混社会的那个男生,他在反转后找我谈恋爱,他之前和袁勤勤交往过,对于我来说,就是陈有友和我说的,她和我说着这两人有些故弄玄虚的,不把别人当外人。而这次,我有些懵,这,好像那里不对劲,我拒绝了。

    说到袁勤勤,之前因为和她一起去吃饭什么的,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她的成绩一直都在我的下面,即使是开学的时候学校考试后的排名上,她也是后我一些,她小学的成绩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好的,每个老师都喜欢班上的前几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学的时候的测试排名在12,但是还是感受到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排名,成绩好的会落下去,成绩不好的基本上不会爬起来,她之前和胡飞传过,还有谁我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