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宋未挽南宫枍 > 第一百章 占我便宜

第一百章 占我便宜

    “是。”阡葵抿了抿唇道。

    由于宋未挽的确实是挺疲惫的,在梦中,宋未挽首先是看到了她的父亲在她的面前落泪,在同她说送她入宫的事情,还有宋恳在她及笄之时拉着她的手一步步登上那云坛。那梨花树下,一脸宠溺的喻君珩温柔的与着她望天空,接着在她转头之际,却成了南宫枍。

    他满面的寒霜,将手里的银剑插进喻君珩的心口,还有她的父亲身上插着满满的羽箭,拉着她的手让她救他,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阡葵在流血不止。

    她被梦魇所困,睡得十分不安稳,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挽儿,快醒醒。”一声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

    宋未挽挣扎着睁开她的眼睛,看到一脸担忧的南宫枍,双手下意识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南宫枍看着她眼中的乘着寒意,担心地蹙眉道:“吓到了?”

    宋未挽逃避他关心的眼神,摇了摇头,掀开身上的被子,“没事,就是梦魇了,幸亏你叫醒了我。”

    “既然醒来了,洗漱下。朕带你去个地方,可好?”南宫枍褪去了些许担心的神色,轻声问宋未挽道。

    宋未挽重新对上他的眼神,想起了宋恳信上的内容,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样也好,南宫枍对她也不会起疑心。阡葵和赵议凝也有时间了。

    南宫枍带着宋未挽一路策马,到了芜林的西郊,这里的景色是整个芜林最美的。

    芜林西郊的碧水湖清澈见底,划破水面上树的倒影,间而有风起,果然这里的景色与今早的不同很多。

    枫叶红遍漫山遍野,层林尽染,真是美不胜收!

    所谓秋的气息,都让宋未挽心底泛起了阵阵的涩意。

    叶子随风飘落时,片片尽是凄美,将她无以倾诉的悲伤,都溶进这秋风的遐想里。

    “到了,我抱你下来。”南宫枍拉停了奔马,翻下马背,眉目温柔对宋未挽伸手道。

    宋未挽听见他的话音回过神来,不再想那些过往的事情,随风去吧。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宋未挽了,她现在是要报仇,是南宫枍的皇后。

    她抿唇露出一抹明亮的笑容。

    “我自己可以的。”她说完双手撑着骏马的马鞍,敏捷地跃下了马背。

    南宫枍看着她眉宇间飞扬的神色,轻笑着拉着她,席地而坐。

    秋风带来的凉意,这一回拂在脸上却是十分舒服,宋未挽便惬意躺在草地上。

    “朕认为这里比较僻静,这几日我们用过晚膳都可以来这里坐坐,也不会有人打扰的。”南宫枍一边说着,一边不怀好意地凑到宋未挽的身旁。

    宋未挽翻了个身避开了他的脸,抬脚踹了南宫枍一脚。

    “这普天之下,也就你敢踹朕。”南宫枍目光灼灼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小人儿。

    “可是是谁让你占我便宜的啊!”宋未挽一声哼道。

    南宫枍闻言笑了笑,不置可否,确实是事实嘛!

    他起身从马背上拎出一块鲜肉,径自到碧水湖边将肉清洗干净,然后塞上盐巴,抹上几种配料,用石头木块生了火,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你将我带到这里,是特意来看你来野炊了吗?”宋未挽看着专注烤肉的南宫枍问道,他,一国之君居然会做这种事情!

    宋未挽不禁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