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76 第 76 章

76 第 76 章

    青城山的弟子们都惊呆了。

    宝库一向是看管最严的地方,每天有几十人巡逻,对门派有贡献的优秀弟子更是可以进入挑选宝物……可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发现宝库下面居然还有个地下室!

    “这是怎么回事!”有个弟子不敢置信,瞳孔地震。

    沈妄注意到,问话的这个弟子,就是上次他来青城山探路时跟上的那群弟子之一,上次去探望陈风,也是他代表其他人开口说话。

    这人应该就是青城山的首徒了。

    顾东亭根本没有搭理他,只转过头看向沈妄:“下去吗?”

    沈妄点了点头:“走吧。”

    二人顷刻之间就做了决定,十分默契。

    跟在他们后面的特殊部门成员眼皮狠狠一跳,神情哀怨:顾师兄到底怎么了?明明他们才是特殊部门的人,怎么顾师兄处处问沈妄的意见。

    沈妄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神色,眉心微皱的走入地道中。

    越往下,混合着煞气和阴气的气息也越来越浓,几乎到了令人不适的地步,还叫夹杂着一股腐烂的恶臭。

    如果刚才只是有几分猜测,到了这时,沈妄已经确定了这是什么地方了,他骂了一句脏话。

    顾东亭回头看了沈妄一眼,声音平静:“怎么了?”

    沈妄压着怒火:“这是在用养蛊的方法养鬼。”

    让小鬼们互相吞噬,强行制造出更加强大的鬼……养成一个小鬼王,需要投喂多少小鬼?

    上一次,沈妄在许程的老家就看到过类似的养鬼方法,一个邪修借着阴阳先生的身份,利用偏远地区愚昧的重男轻女思想,害死了不少婴儿和孩子。

    而这一次,地道中的怨气比上次只增不减。

    昏暗难明的地道中,沈妄注意到,顾东亭一半面孔隐匿在黑暗中,一半模糊在极淡的昏黄光线中,透出一股冷漠,好像没有什么能触动他的灵魂,无论是养鬼的方法,还是那些惨死的灵魂。

    沈妄心头一跳,定眼再看,顾东亭已经露出了极淡的愤怒:“如此行为,罪不可赦,必须严惩。”

    可能是看错了吧。沈妄放下心:“没错,必须严惩。”

    而顾东亭转过头,脸上敷衍的正义感消失无踪,重新化为了冷漠。

    过了一会儿,一行人终于走到了地下室的位置,看清眼前场景的一瞬间,有人当场呕了一声,吐了出来。

    不大的圆形空间就像是一个粗糙的山洞,正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个圆形的黑色石台,一条直线小路从门口直接延伸到石台,但小路两边却不是花花草草,而是森森白骨,以及腐烂的血肉。

    小小的空间中,挤满了互相吞噬的恶鬼,刚才所听到的奇怪声音,就是他们互相吞噬发出的声音。

    当生人踏进房间中以后,那些恶鬼猛然回头,齐刷刷的盯着生人,赤红的瞳孔中满是垂涎。

    顾东亭眉头一皱:“退回地道!”

    所有人立刻退回地道中,那个呕吐的人也被同伴拖了回去。

    退回地道之后,恶鬼们茫然了一瞬,在密室中转了几圈,而后继续开始毫无理智的互相吞噬。

    沈妄眉心跳了跳:“密室里有个阵法。”

    但阵法被掩埋在尸体中,沈妄看不清究竟是什么样的阵法。

    同样的养鬼方法、都有一个阵法……沈妄很难不把青城山掌门和当初的林阴阳联系起来,他与顾东亭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飞身回地面。

    就在他们飞身而出的时候,外面也传来了打斗声。

    只见青城山掌门不知道怎么的,打开了禁灵手铐,手里掐着一个特殊部门成员的脖子,嚣张大笑:“你以为区区禁灵手铐,能困住我?”

    那个被掐住脖子的特殊部门成员已经两眼翻白,顾东亭一剑劈向青城山掌门的那只手,逼得他连连后退,将手里的人质随手丢在一旁。

    “顾东亭!”青城山掌门冷冷注视着顾东亭,不怒反笑,“顾东亭,一只小鬼王你能对付,那几十只恶鬼呢?你要如何保住这些废物?”

    沈妄一惊,猛然回头。

    只见刚才还被困在密室里的恶鬼突然倾巢而出,嘶哑的尖啸着涌出地面,黑色鬼气在地面迅速弥漫,淹没到一个躲闪不及时的青城山弟子脚踝时,瞬间暴涨,将那个弟子吞噬进了鬼气中。

    “草。”沈妄怒了,“真他妈是个疯子!”

    在场的几十号特殊部门成员不说,还有成百上千的青城山门人,以及外面成千上万的游客,这些恶鬼但凡跑出去一只,都是生灵涂炭!

    沈妄几乎要疯,他一脚踹飞身旁快要被鬼气淹没的青城山大弟子:“发个屁的呆!赶紧滚去疏散游客!”

    大弟子如梦初醒,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妈的。”沈妄从怀里掏出一把符篆,塞给时砚,“分下去。”

    说完,他三步并作两步,也跑了出去。

    时砚大惊失色:“你去哪?”

    情况紧急,谢清明一把将战五渣时砚拉到自己身后,把沈妄塞过来的符篆都抢了过来:“别乱跑!”

    这些恶鬼被折磨而死,有一些恶鬼生前甚至是修行者,实力非同小可,如果只有一两只,在场的玄学界人员分分钟就能收拾了。

    可一次性涌出这么多,还要保护在场实力较弱的青城山弟子们,避免恶鬼逸散到外面的游客之中……任凭在场的特殊部门成员有多厉害,都不免左支右绌。

    青城山掌门站在高处,俯视下面混乱成一团的人群,满意的邪笑:“这是你们逼我的!”

    说着,他就要趁乱离开,一把剑自旁边横插而入,青城山掌门瞳孔一缩,急急闪避,但胸口位置还是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滴滴答答的溢出鲜血。

    “顾东亭!”青城山掌门瞳孔一缩,“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顾东亭拿着长剑,一滴鲜血顺着剑尖落下,他神情寡淡,就像没看到脚下慌乱的人群似的。

    “你不去帮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死在这!”青城山掌门脸颊肌肉跳动,说道。

    顾东亭挽了个漂亮的剑花,他笑了,这笑容中的邪气竟丝毫不逊于青城山掌门:“他们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我唯一的任务,就是抓住你。”

    “或者杀了你。”

    青城山掌门心头一跳,还来不及思考为什么顾东亭会变了一个人似的,勉强抵挡住了顾东亭猝不及防的杀招。

    “顾东亭!”青城山掌门慌了,“如果你现在见死不救,你会被玄学界群起而攻之……”

    顾东亭恍若未闻,他剑法简单,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却招招致命,甚至还朝着青城山掌门的下三路攻去,让对手手忙脚乱。

    青城山掌门之前没和顾东亭交过手,他知道顾东亭很强,但没想到这么强,不仅强,还不要脸!

    哪个有些名气的高手,会用这种攻击方法?不怕说出去笑掉大牙吗?!

    很快,青城山掌门就顾不上东想西想了,顾东亭步步紧逼,逃跑无望,不如搏一搏!下一秒,青城山掌门也拿出了自己的法器,赫然是一根血红的鞭子!

    只是鞭子血气弥漫,竟是由不知道多少的鲜血侵染而染色。

    群起而攻之?顾东亭没有丝毫波澜,他最不怕的,就是被群起而攻之,毕竟,他早就被玄学界追杀过一次了。

    上面两人斗得你来我往,剑风飒飒,余波就割裂了所有试图靠近的鬼气,残留的剑气继续四溅,摧残了旁边的一众树木,搅碎了树叶。

    而下面,鬼气已经弥漫开,隐隐笼罩了整个山头,还有向山下的游客区扩散的趋势。

    时砚心惊肉跳,第一次当着人骂了脏话:“草,谢清明,快想想办法,有恶鬼已经溜下去了!”

    谢清明也维持不住酷帅boy的风格,气急败坏:“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如祈祷救援快点来!”

    说话的时候,谢清明一个分心,一只恶鬼抓住机会,瞬间扑向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时砚,它贪婪的觊觎着时砚,口中尖牙差点咬到了时砚的胳膊上。

    这时候,时砚身上一阵淡淡的白光,那只恶鬼惨叫一声,被谢清明抓住机会,一个攻击打得魂飞魄散。

    还好有来沈妄的符篆!时砚和谢清明同时想道。

    时砚心有余悸,更是紧紧握紧了手中的符篆:“沈妄哪里去了?”

    以沈妄的实力,是绝不可能去当逃兵的,但时砚想不通,他到底去哪了?

    而这时候,沈妄站在宝库的三楼中,观察着宝库中的防护阵法,眼神认真,他一动不动的研究了好几分钟。

    而这时候,鬼气已经汹涌的奔到了接近游客区不足百米的位置。

    几千上万人才参观到一半,突然就被急急忙忙的赶下山,所有人都很不高兴,动作也慢吞吞的。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给了钱的,凭什么让我们走?”

    “就是啊,退不退票啊。”

    “这地方真是太坑了,看到一半就不让看了……下次再也不来了。”

    青城山大弟子急得满头是汗,偏偏山上发生的事情不能告诉这些普通人,当然,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会信。

    正在着急的时候,他突然灵光一闪,用喇叭喊道:“马上要暴风雨了,很可能发生泥石流,请大家有序下山,不要靠近山体……”

    “暴风雨?泥石流?”

    听到这两个字,再看看工作人员着急忙慌的神情和动作,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信了,刚才还停滞不动的人流慢慢离开。

    但还是有一些人不依不饶。

    “这青天白日的,你说暴雨就暴雨,还泥石流……我看这就是你们想赶游客走的手段。”

    “除非你给我退钱,再补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否则我就上网曝光你们,搞臭你们景区。”

    “走慢一点,泥石流哪有那么快啊……”

    “危言耸听。”

    吵吵闹闹的人群各自想法不一,甚至有人举起了手机,转着圈的拍摄四周。

    就在青城山大弟子恨不得直接把这些游客扔下山的时候,上山滚滚而下一股黑雾,像是流淌的黑色河流,以看似慢,实则快的速度,朝着人群聚拢的地方席卷而来。

    青城山大弟子瞳孔一缩,声音都喊劈了:“大家快跑!”

    “你们快跑啊!”

    他这一喊,反而让有的人看戏似的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候,有人发现了那黑雾:“那是什么?”

    “泥石流吗?”

    “感觉像云,黑色的云!”

    “太罕见了,快拍照……”

    完了!青城山大弟子缓缓闭上眼睛,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青城山是偏重风水的门派,战斗力不怎么强,面对这么多恶鬼,他们自保都成问题,何况是保护那上万的游客。

    等了好一会儿,耳畔都没有传来尖叫,还有被恶鬼啃噬的痛苦。

    青城山大弟子一愣,睁开了眼睛,那森森鬼气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似的,隔着无形的墙壁,缓缓流动,不甘心的觊觎着食物。

    “这是……”青城山大弟子鼻子一酸,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是阵法!有人给我们套了个防护阵法!”

    知道内情的青城山弟子又惊又喜,喜极而泣,而旁边的游客不解的看向这些无缘无故突然痛哭起来,还彼此抱在一起又跳又笑的工作人员。

    游客:“???”

    发生了什么?

    游客们依旧抱怨着,慢悠悠的下山,他们和身旁的亲友说说笑笑,头顶是难得一见的黑色流云,脚下是人间烟火。

    谁也不知道,他们已经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阵法亮起的一瞬间,所有还在战斗的修行者都若有所感,他们一边和恶鬼战斗,心里笃定的冒出了个人名。

    时砚捏着符篆,又惊又喜:“沈妄去布置阵法去了!”

    “太好了!那些游客们都安全了!”

    谢清明心里也松了口气。

    沈妄……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宝库房顶,顾东亭剑锋横在青城山掌门脖颈间,为了防止他逃跑,顾东亭毫不犹豫的挑出了他的手筋和脚筋,动作干净利落,冷酷无比。

    他们也感受到了阵法的波动。

    顾东亭顺着黑气蔓延的方向,看到了安全下山的游客们,他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青城山掌门却呼吸骤然急促起来:“你之所以敢来拦我,就是因为你还有个后手?!”

    “难怪,难怪!”

    顾东亭;“……”其实没有什么后手,他是真不在意那些人的命。

    但他也懒得辩解。

    “顾东亭,你以为你还能嚣张多久?”青城山掌门突然冷笑一声,他阴测测的盯着顾东亭,半疯半癫的笑道,“你如今的风光,都是因为未来的凄惨!”

    “顾东亭!你会死的比我还惨!会有人取你狗命,把你踩在脚底下,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

    话还没说完,青城山掌门突然双目一瞪,再没有了呼吸,表情还停留在似怒似喜的幸灾乐祸上。

    顾东亭眼眸一震,他急忙上前查看,发现青城山掌门死得不能再死了,体内连灵魂的痕迹都消失了……竟然是魂飞魄散。

    “这应该是个禁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还没回神的顾东亭一惊,下意识拔剑挥出,看到剑锋所指是沈妄后,他剑尖一颤,停止了下意识的攻击。

    沈妄摸了摸鼻子,他在宝库最高层,利用宝库原本的防护阵法,重新布置了个范围更大的阵法。

    他也不是故意偷听的,谁让他们两个非要停在宝库的房顶上说话呢。

    顾东亭深深看了沈妄一眼,问道:“什么禁制?”

    沈妄翻身跳上房顶,看了看后,也摇摇头:“不知道,但很明显是个禁言类的禁制,只要他试图透露某方面的信息,就会瞬间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