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47 第 47 章

47 第 47 章


    谁都没想到,陈风师父竟然会出手这么狠辣,毫不留情,直接废了钱良骏的修为。

    再看向陈风师父时,众人心里隐隐发寒,不敢再细看,有意无意躲过了他的视线。

    沈妄眼睛微微眯了眯,啧了一声:“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像父亲一样把你们原谅。”

    陈风师父爽朗大笑发:“小道友真是幽默风趣,不愧是英雄出少年啊。”

    “不过……”沈妄话锋一转,“我在你这儿受到了严重的肉|体和精神双重伤害,你们难道不表示表示吗?”

    陈风师父将去球踢给了副会长:“这我可做不了主,小友,你问问我们副会长呢。”

    副会长神情复杂的看着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钱良骏,良久之后,他抬抬手,示意其他人:“把他送去医院吧。”

    这也是他能为钱良骏唯一能做的了。

    好在现在已经是科技社会,修行者和普通人的界限其实并不分明,就算没有了修为,也能当个普通人,活出精彩人生。

    只是很多修行者都认为自己比普通凡人等高一等,这会儿钱良骏林被废了修为,沦为他曾经最看不起的普通人。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住这个打击。

    被拖出去的时候,钱良骏的脸色难看无比,他浑浑噩噩的看向沈妄,心中涌起一阵苦涩的懊悔:如果他没有听唐久的话,一直针对沈妄……

    或许,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修行者。

    只是后悔,是时间最无用的情绪。

    钱良骏被拖出房间,不一会儿,连他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处理好其他事情后,副会长再将话题拉到沈妄身上,好声好气的问:“不知沈道友,想要我们怎么做,才能弥补你所遭受的伤害。”

    沈妄眼珠子转了一圈:“我们都是修行之人,钱不钱的,太俗了,没有格调。”

    副会若有所悟的点点头:“沈小友说得对,那你想要什么?”

    “你们这么大的组织,总有个藏宝阁之类的地方吧,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是想去长长见识。”

    副会长额头一跳,断然拒绝:“不可能!只有协会的精英内部人士,才能进入藏宝阁,你一个外人,如何能进去!我不允许!”

    这个反应,在沈妄的意料之中,他用食指点了点手中的一沓符纸:“如果我用符篆换呢。”

    “符篆!”

    周围听到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灼热。

    高级符篆都可遇而不求,在对敌的紧要关头,更是能博取一线生机。

    保命符保命符,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就连副会长都忍不住心动,何况是玄学协会的其他人,他喉咙动了动:“我用十个符篆,来换一个我看上的宝物。”

    “……”副会长一咬牙,“成交!”

    反正藏宝库里的东西多着呢,万一沈妄就是个土包子,眼光不好,挑中了什么垃圾法宝,岂不是血赚。

    “可以,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沈妄一拍手,“走!”

    副会长和沈妄二人前后离开,留下一群满脸茫然的围观群众。

    “这就完了?”

    应该是完了,但副会长和沈妄离开了,陈风和他师父可是还站在原地呢。

    陈氏师徒吃了这么大的亏,万一要随便抓个围观者出气,他们连喊冤都没地方去,钱良骏的下场可还在眼前啊。

    “散了散了。”

    围观群众不敢再继续逗留,各自找了个理由,迅速离开。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了以后,陈风抬头,眼神阴狠愤懑:“师父,那个姓沈的敬酒不吃罚酒,您要不要亲自出马……好好给他点颜色看看。”

    “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陈风师父脸上没有了笑意,他容貌平平,由于常年带笑,眼角下带着几条笑纹,此时这几条笑纹都舒展开,“连对手是什么人你都没调查清楚,就敢轻易出手。”

    陈风撇嘴解释道:“我查过了!他是唐家的真少爷,可惜唐家不愿意认他,直接把他赶出了家门……我还以为,他只是个唐家的家族弃子。”

    而那些符篆,他自然以为,是从唐家带出来的。

    “唐家不是拼命想培养出一个可以振兴家族的天才吗,人都到手里了,还打断骨头连着筋,他们居然放跑了。”陈风师父幸灾乐祸的笑了,“等他们知道真相后,怕是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听到师父的话,陈风有些不甘心:“他趁我不备偷袭我,狠狠打了我一顿,难道我就要忍下这口气吗?!”

    师父心疼的摸摸陈风脸上的红肿,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摸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颗灰色丹药,递给陈风。

    吃下后,陈风脸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他又惊又喜,连忙道谢:“谢谢师父,还是师父关心徒儿。”

    “陈风,你就是性子太急,还需要再磨一磨。”师父缓缓说道,“要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现在情形对你不利,你得学会低头,日后……有的是机会。”

    陈风似懂非懂:“我明白了,多谢师父教导。”

    另一边,沈妄跟着副会长到了玄学协会的藏宝库中,进去之前,他心痒难耐,迫不及待,蠢蠢欲动。

    进去之后,他大失所望:“不会吧不会吧,你们玄学协会的宝贝,就这?就这?”

    副会长的脸当时就黑了。

    沈妄还在不知死活的继续说道:“就没有更好一点的东西了吗?不要让我瞧不起你们玄学协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