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47 第 47 章

47 第 47 章

    这人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

    所有人心里都冒出了这么一个疑惑。

    玄学协会遍布全国各地,各个地区之间的玄学界成员都互有了解,可谁也没听说过,有沈妄这号人物。

    “沈妄……”把这个名字反复念叨几次,有人苦苦思索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在哪儿听说过这个人名了,“你不是,唐家那个……”

    “唐家?”副会长目光微微变了变,说道,“如果是唐家的人,倒也……”

    “等等等等。”沈妄头疼,连忙打断这些人的臆测,“我和唐家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把我们联系在一起,谢谢。”

    人怕出名猪怕壮,看来风头太盛,也不是件好事。沈妄苦恼的想。

    陈风在沈妄画出五雷符的时候就退后了一步,缩回人群之中。

    在此之前,玄学界中根本没有沈妄这号人,他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宗门新收了弟子……这种情况下,沈妄只可能是一介散修。

    无门无派,无名无姓,身上带着不知道从哪里寻摸来的高级符篆。

    陈风以为这是个软柿子,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

    只要给沈妄扣上一口黑锅,有了人证,任凭沈妄如何狡辩,只要他拿不出自证清白的证据,这口黑锅他不背也得背。

    方法简单粗暴,但有用。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些符篆竟然不是沈妄无意中得来,而是他自己制作的!

    当着所有人的面绘制出一个高级符篆,这是比什么证据都更有力的回击!好像一个响亮的耳光,一巴掌打在陈风的脸上!

    钱良骏这个废物,消息都没打听清楚,就敢随意出手。陈风心中恼怒,既恨不给他面子,让他下不来台的沈妄,也恨钱良骏。

    要不是钱良骏这个蠢货引诱,我怎么可能会贸然对他出手!

    电光火石间,陈风大声说道:“钱良骏,沈道友的符篆是自己画的,与你无关,看来,是你误会了他。”

    误会……钱良骏脸色一白,他知道,陈风是要放弃自己,把锅扣在自己身上了。

    钱良骏心里发苦,他只能点头哈腰的赔笑:“是,是的,都是一场误会,我掉了几张符篆,刚好看到沈、沈道友使用了符篆,所以误会了。”

    一句话说得磕磕巴巴,尤其是沈道友三个字,钱良骏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透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不平。

    “原来是这样啊。”沈妄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拖长了声音,“是误会啊……”

    在场所有人都表情各异。

    任谁都能看出来,这其中必有内情,但陈风在玄学协会中地位不低,还有个位高权重,实力高深的的师父。

    就算一眼就能看出来此事另有内情,却也没有人愿意冒着得罪一个长老的风险,为沈妄说话。

    见沈妄语气中有软化的迹象,陈风和钱良骏都大大松了口气:“只是一场误会,也没必要闹得太大,让钱良骏道个歉就算了……”

    沈妄一介散修,玄学协会把控了整个玄学界,他除了息事宁人,还能怎么办呢。

    众人心中都叹了一口气,怜悯的看着沈妄。

    沈妄却笑容灿烂:“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对啊,既然道歉了就算了,没事了……嗯?!!”跟着和稀泥的众人一惊。

    沈妄:“你们玄学协会的人把我抓了过来,二话不说一顿威胁和暴揍,别看我现在外表没有任何变化,其实内里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害!”

    “不仅如此,我的心理也遭受了巨大创伤,要是你们不给我个说法,我肯定会心魔横生,道途都要断送在这了!”

    听到沈妄说自己受了严重内伤时,所有人都表情诡异。

    一边是鼻青脸肿的陈风二人,一边是完好无损,中气十足的沈妄。

    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受了内伤的?众人用眼神谴责。

    听到断送道途后,众人更是满脸麻木:怎么断送道途?一口气画成一张高级符篆的那种断送道途吗?

    陈风的师父听他口气,就知道这件事不能善了了。

    他眼神微微闪动,干脆利落的转身,一巴掌扇在陈风脸上:“你个蠢货!轻信他人,愚不可及!”

    陈风师父没有收力,那一巴掌扇得陈风嘴角都溢出血迹,他咽下口中的腥甜,咬着牙说道:“师父教训得对,我不该听信小人的一面之词,为了抓住歹人而擅自行事,误解了道友。”

    沈妄惊了,他万万没想到,这对师徒,竟然比他还不要脸。

    当着所有人的面,师父教训过徒弟了,还把徒弟的行为,美化为‘好心抓坏人’,只是不小心被小人骗了而已。

    要不怎么说人家是师父呢,这脑子就是灵活,一下子把徒弟给摘出去了。

    沈妄微微眯了眯眼睛,目光转向钱良骏。

    钱良骏也不是个蠢人,在听到陈风的话后,他神情惨淡,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陈风师徒铁了心要把他推出来背锅,他除了咬牙把锅扛下来,别无选择,他甚至连鱼死网破的资格都没有。

    钱良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毫不犹豫的求饶:“沈道友,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不该冤枉你,求求你……”

    到了这种境地中,钱良骏唯一能求的对象,居然是沈妄。

    沈妄还没有说话,陈风师父手如利爪,挥出一道劲气,直接没入钱良骏体内:“身为青城弟子,你犯了门规,我代替你师父,将你逐出师门,收回你的修为,以后,你且好自为之!”

    陈风师父的动作太快,谁都没有反应过来,钱良骏已经哀嚎着倒在地上,满地打滚,他赤红的双眼中缓缓流出眼泪。

    苦修二十多年,一身的修为,就这么,没了。

    有人不忍直视的挪开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