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46 第 46 章

46 第 46 章

    这该死的混蛋!

    陈风恨不得生啖其肉,他狠狠瞪着肿大的熊猫眼,显出几分滑稽可笑。

    沈妄立刻哎呦得更大声了:“你们看你们看,他还在瞪我!我的精神和心理遭受了极大创伤,你们玄学协会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其余人面面相觑,仔细打量了他们几眼,突然一声惊呼。

    “那不是陈师兄吗!”

    “他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还不赶紧去把人扶起来。”

    “啊对,快快快,陈师兄没事吧。”

    一人急着去扶陈风,右脚无意中踩上了钱良骏的手也一无所觉,只顾着跟陈风献殷勤:“陈师兄,你没事吧,需不需要我们帮你教训那个人一顿?”

    沈妄听了这话,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挪:“你们玄学协会也太不讲理了吧,谁对谁错都还没搞清楚,就要教训我一顿?”

    “是啊。”有人不赞同道,“还是先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再说。”

    “我说你个不知变通的小古板,他都被带回玄学协会接受调查了,还能是什么好人啊,这可是陈师兄……他师父可是三长老!”

    “就算他师父是会长本人,也不能罔顾事实真相……”

    陈风深深看了说话的那人一眼,记住了他的脸,说道:“这人偷了我们青城弟子的东西,还与恶鬼有勾连,私下豢养小鬼。”

    众人一惊:“养小鬼!”

    “豢养小鬼可是玄学界的禁忌,这……”

    正踟蹰不定的时候,陈风一指还躺在地上的钱良骏:“我这师弟亲眼目睹了他和恶鬼做交易的全过程,你们一问便知。”

    钱良骏昏头涨脑的倒在地上,躺了半天都没人注意到他,这时候才被扶起来。

    被强行摇醒后,钱良骏浑身都在作痛,连左手手指都在痛,他捧着手龇牙咧嘴,第一反应就是冲着沈妄发难:“沈妄,你居然敢伤害青城弟子!人证物证具在,我看你怎么狡辩!”

    没人扶沈妄,他只好自己爬起来:“你们先对我动手,我是被迫反击,正当防卫。”

    正吵闹间,几个相貌老成稳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为首的人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问道:“什么事这么吵?”

    “副会长。”

    年轻一辈的几人都神色一紧,规规矩矩的低头,喊了一声,他们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敢搭话。

    玄学协会中人尽皆知,副会长性格冷硬怪异,不通人情,人人都害怕他,就像学生害怕教导主任。

    看到他后,斗鸡似的众人都蔫吧了,变成了被雨淋湿的小鸡崽。

    陈风犹豫几秒,上前几步,朝着副会长和其中一个中年人喊了一声:“副会长,师父。”

    叫过人后,陈风立刻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还向众人展示了自己和钱良骏的伤势。

    “岂有此理!”陈风的师父听完后,再看他们二人肿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顿时大发雷霆,“什么邪修妖道,逞威风逞到玄学协会了,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

    另外两个长老也皱眉:“豢养小鬼者,大都心性狠毒,犯下恶行累累……如果情况属实,这人合该被废除修为,以免祸患无穷。”

    副会长心里也对豢养小鬼的恶人十分不喜,他眼神锐利的看向沈妄。

    沈妄下意识的捂住肚子,可怜巴巴的哎呦一声。

    装腔作势,不是好人!副会长心里做了判定,问沈妄:“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我冤枉啊。”沈妄大呼其冤,“我既没养小鬼,也没偷东西,我知道你们玄学协会家大业大,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有证人目睹了你和恶鬼做交易的全过程!你还偷了他的符篆!人证就在这里,你还狡辩什么!”陈风立刻说道。

    钱良骏心里感觉有点不对,但骑虎难下,他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列,对几个前辈鞠了一躬:“我作证……”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直接打断:“你一个人空口白话,就能给给我定罪了?”

    “那我还说,我亲眼目睹了你杀人。”沈妄指向陈风的师父。

    “你放火。”又指向另一个长老。

    “你抢劫。”在场几个长老都指了个遍后,他食指点着副会长,思考了一会儿。

    在场所有人都被他这操作搞得心头直跳,恨不得原地消失。

    一口气把玄学协会的长老们得罪了一半,这人到底什么来头,也太勇了吧。

    被指着鼻尖说杀人放火抢劫的几个长老也脸色难看,目光不善。

    “还有你……唔……”思考了好一会儿,沈妄指着副会长说,“你偷了我三千万,快还钱!你不还钱,我就去告你!”

    “胡说八道!”副会长眉心狠狠一跳,怒喝一声。

    沈妄也一脸不解:“我这个人证都在这里了,你们居然不认罪,还敢负隅顽抗?”

    虽然内心知道沈妄这是在膈应自己,副会长还是被气得脸色铁青,尤其是注意到,那些年轻小辈低头偷笑的时候,他更是一阵恼火。

    好好一个玄学协会,被这个人搅成了个什么样样子!副会长压着火气,问钱良骏:“还有没有其他证据?”

    钱良骏都傻眼了,他不知道沈妄会这么骚,一点都不给那些长老面子。

    这会儿被副会长质问,他口中发苦:“证据……”

    都是凭空捏造的事情,哪里的证据。

    虽然看到了沈妄和那个意图杀了刘正义的恶鬼交流,但他当时奄奄一息,哪来的时间精力去留证据。

    支支吾吾了半天,什么都说不出来,副会长的脸色更加难看:“你拿不出证据?”

    倒是陈风灵光一闪,突然说道:“师弟,你说他偷你的符篆,现在那些符篆肯定还没有用完,去搜他的身,就能找到他用剩的符篆!”

    被这句话提醒,钱良骏立刻紧随其后:“没,没错!”

    “他一个修为低微的散修,无门无派,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高级符篆,不是偷的是怎么来的……只要一搜,就能知道真相!”

    所有人目光又转向沈妄。

    沈妄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衣兜,声音颤抖:“不、不要,别搜我的身!”

    看他这幅神态,钱良骏和陈风心中一喜,知道肯定是那个衣兜里有符篆,他们二人直接上前,一人控制住沈妄的手,一人去摸他的衣兜。

    沈妄一副惊恐交加的样子,任由陈风摸出自己兜里的东西。

    然后众人看到,陈风摸出了一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