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133 第 133 章

133 第 133 章

    经过薄煜这一次的爆发,没人敢再对华夏队的女性使用下作的手段。

    陆听春赢得了比赛,也得到了一个正式的道歉。

    那个被打败的队伍灰溜溜的离开了,而陆听春和薄煜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都微微一闪,而后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两人一个特殊部门的陆师姐,一个是玄学协会的领头人,在国内的时候,两个组织发生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摩擦,可谓是彼此最强劲的一生之敌。

    出了国,在国外参加比赛的时候,往日的恩恩怨怨都尽数放下了。

    他们是荣辱与共的队友,是为国争光的选手,也是能交付后背的同伴……

    “恭喜,你赢了比赛。”薄煜先朝着陆听春伸出手。

    “同喜。”陆听春大大方方的回握,“你也不差。”

    经此一役,隐隐形成两个小团队的华夏队,彻底凝聚成了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无论是玄学协会还是特殊部门的成员,都觉得彼此之间靠近了不少。

    三个带队长老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写满了欣慰。

    比起胜利,他们更愿意看到年轻一辈的团结。

    所有人都怀着兴奋的心情,高高兴兴的回到了古堡,众人还专门去买了不少中餐,还在华人超市买了几瓶酒,打算庆祝这次的胜利。

    明天还有新的比赛,但没人扫兴的提这一点,所有人齐聚在一起,共同举杯。

    “敬陆师姐!”

    “敬薄师兄!”

    “敬所有队友和同伴!”

    沈妄与顾东亭也坐在人群中,随着众人一起举杯,两人也将之前的所有情绪放下,融入了这一片刻的开心之中。

    喝了几杯酒,众人都在说说笑笑,沈妄低声和顾东亭说话,气氛十分良好。

    就在这时候,诺里斯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他故作惊讶的看着众人:“你们在开party吗?怎么不邀请我,我最喜欢party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自然而然的让佣人在沈妄的旁边加了个位置。

    沈妄看着他,就想起了众人所说的,这个小基佬对自己有意思的事,头皮隐隐发麻,直接起身:“我的位置让给你坐吧。”

    说着,他就走到了距离诺里斯最远的角落坐下,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顾东亭也拽上。

    诺里斯面容扭曲了一瞬,他尴尬的一笑,低落道:“看起来,你们似乎不太欢迎我……”

    其余人面面相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说不欢迎,倒也没有,但他明显对沈妄有意思,可沈妄对他没意思啊……这种情况下,众人难免尴尬。

    白扶春挠了挠头,同为小基佬,他对诺里斯的感情十分同情,直接塞给他一个酒杯:“没有不欢迎你。”

    “人多热闹,欢迎你的加入。”

    有了白扶春开头,众人也跟着连连说道:“欢迎欢迎,当然欢迎了。”

    “只要你不试图拐走我们的金大腿,你就永远是我们的朋友。”

    “感情上的事情,勉强不来的,施主,不如你早日放下,说不定退回到普通朋友的关系,反而对彼此更好……”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不少,诺里斯虽然中文极好,但也只是勉强听懂了一部分,他抿了抿嘴,看向了坐得远远的沈妄一眼。

    顾东亭注意到了这个眼神,他凉凉的提醒:“他看你了。”

    沈妄低着头,不敢看向诺里斯的方向,闻言,全身一抖,吐槽道:“你也不用给我直播,假装没看到,不好吗。”

    “别人的一片真心呢。”顾东亭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真心给你,你要不要?”沈妄心里苦啊。

    说来没人信,沈妄长了一张渣男脸,好像一天能换十八个暧昧对象的样子,但他确实牡丹至今,哪怕加上修真界的那几十年,别说恋爱了,他连异性的手都没牵过。

    当然,不止异性,同性也没有过。

    自从认识了几个小基佬后,沈妄深刻觉得,自己的人生发生了某种神秘的大拐弯,认识一个小基佬,就会拔萝卜带出泥,出现更多。

    明明在白扶春之前,沈妄的周围,一个小基佬都没有。

    想到这里,沈妄看着甜甜蜜蜜依偎在一起的白扶春和丑饮,露出了哀怨的目光:都怪这两个小基佬。

    顾东亭观察着他的表情,深沉的眼神缓了缓,他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开口:“诺里斯的家族很有钱,虽然他不是继承人,但他每年得到的分红也不少……你不是最爱钱了吗,只要你入赘,就有好花不完的钱了。”

    沈妄大惊失色:“你疯了吗。”

    顾东亭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在国内被有钱老板看上,就算最后分开了,我也还能养活我自己。”沈妄正色道,“这儿异国他乡,不仅人生地不熟,我还语言不通,万一他抛弃我了,那我怎么办……”

    顾东亭失笑:“那看来,你确实更适合在国内入赘。”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沈妄的心情轻松了一点,但目光不小心对上了诺里斯的目光,他脸上还没彻底绽放的笑容,又极为缓慢的收了回去。

    “这个诺里斯……”顾东亭微微眯了眯眼睛,“不是善茬,你不必对他太温柔。”

    别人或许会被诺里斯的外表所欺骗,顾东亭不会。

    身为顾家的唯一继承人,虽然他以前不喜欢,但在顾父的教导和耳濡目染之下,顾东亭对商场上形形色色的人还是有几分了解。

    身为嘤国与皇室沾亲的贵族,布尼尔与诺里斯兄弟二人,一个看似热情阳光,大大咧咧,没有心机,一个看似天真善良,单纯无害……实际上,这两兄弟的心机,一个比一个更深。

    作为朋友,顾东亭不会对他们的性格置喙什么,可当波及到他所在意的人时……

    顾东亭神情冷淡的与诺里斯对视,谁也没有挪开目光。

    沈妄没注意到顾东亭的所作所为,他叹了口气,流露出一丝真切的忧愁:“如果他告白了,我还能拒绝,现在他还什么都没有表示,我能做什么……总不能主动凑上去,说你不要喜欢我了。”

    “显得我像个自信心爆棚的变|态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小孩儿看起来才刚成年不久的样子,我让他上了成年后的第一课,不太好吧……”沈妄思来想去,发现避开对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算了算,发现这次世界大笔的时间,总共也就一个月,等一个月后,他回了国,就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了。

    “我看他也不是真心喜欢我,只是年少无知的心动,两三个月就没感觉了。”沈妄想了想,还真给自己想开了。

    不就一个小基佬吗,他堂堂筑基期的修行者,还怕了对方不成。

    顾东亭与诺里斯的眼神对峙,最后还是诺里斯率先移开了视线。

    顾东亭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在场没有人发现这一次小小的交锋,他听到沈妄的话后,轻轻冷笑一声:“他对你的兴趣或许只有三个月,但那是在他得手了的情况下。”

    沈妄疑惑的偏头,没听懂顾东亭的话是什么意思。

    顾东亭也没有解释,只是说道:“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沈妄的疑惑更深,眼睛里冒出好几个小问号:“这种事情……你能怎么处理?”

    顾东亭依旧没有回答。

    就在这时候,诺里斯与身旁的白扶春打了个招呼,端起酒杯,走到了沈妄的身边:“沈哥哥。”

    沈妄无奈的揉揉额头,看向这个年岁不大的外国人。

    “谢谢你之前帮了我,我都不知道,艾文居然是狼人……我们明明已经分手了,他居然还追着我来到了这里,我害怕极了。”诺里斯说道,一副后怕不已的模样,“谢谢你救了我。”

    说完后,诺里斯递给沈妄一杯酒:“这是我们庄园里最好的葡萄酒,你们请我喝了华夏的酒,我也请你尝尝我们国家的酒。”

    诺里斯这一连串的话,说得让沈妄毫无拒绝的余地,他接过那杯血红的葡萄酒,一口灌入了喉咙里。

    喝完后,沈妄表情不变:“不用谢。”

    十分冷淡。

    诺里斯露出个失落的表情,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刚一转身,沈妄立刻表情狰狞,狂灌了几杯果汁:“他们的酒……”

    顾东亭眼神微妙的一变,上前扶住了沈妄:“怎么了?”

    沈妄龇牙咧嘴:“好难喝!”

    闻起来香香的,一入口就又苦又涩,味道奇怪极了。

    “干红葡萄酒,就是这个口感。”顾东亭放下心,替诺里斯解释了两句,“你细细品,就能品出醇厚。”

    “……”沈妄表情微变,表示拒绝,“囫囵吞枣都这么难喝了,我还细细品,我罪不至此。”

    这次的晚宴,沈妄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吃也吃得不安心,喝也喝得不安心,直到聚会散去,沈妄回到自己房间里,他才放下心。

    这一晚上,沈妄喝了不少酒,还是红白混着喝,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他的身上隐隐发热,脑袋也略有些昏沉。

    沈妄没有放在心上,他酒量一向不好,在不运行功法的情况下,喝醉也是正常的事。

    慢悠悠的在房间里洗了个澡,热气蒸腾之下,沈妄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灼热,头脑也越发的不清醒,纠结了几秒是运行功法散酒,还是直接睡下休息。

    没等他想出个结果,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