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125 第 125 章

125 第 125 章

    再如何强大的阵法,也已经是万年前的阵法了。

    从内部无法攻破,可只要精通阵法的人在找到阵法的节点后,轻而易举就能从外部摧毁。

    沈妄花了一点儿时间门研究这个阵法,真正动手时却没费什么功夫,只见一道金光,黑蛟尾巴上的金链子也随之化为了金色光点,散落在空中。

    阵法破了。

    黑蛟呆呆的看着自己光溜溜的尾巴,久久没有动作,困了它上万年的阵法,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就破了。

    它试探着晃了晃尾巴尖,还探出了水潭之外,那根可恶的链子再也没有出现。

    黑蛟浓黑的眼眸中猛然蓄上了晶莹的水泽,它长啸一声,迅速在山洞中飞舞起来,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痛快的气息。

    “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我终于自由了!”

    沈妄见势不对,连忙对顾东亭说道:“别让它用这幅形态离开山洞!”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在解除阵法之前就签订了主仆契约,这会儿才能控制住得到自由后就兴奋得过了头的黑蛟。

    顾东亭照做,直接控制住了黑蛟,让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发出轰然落地的声音。

    黑蛟充血的脑子微微冷静下来了,它这才想起来,虽然失去了尾巴上有形的枷锁,但它的灵魂上多了个无形的枷锁。

    黑蛟看了沈妄和顾东亭一眼,思忖着到底要不要拼着重伤的风险,先把这两个人族给弄死,从此它就天高海阔,彻底自由了。

    心里只是闪过了这么个想法,下一秒,黑蛟就惨叫起来:“好痛!好痛!”

    它长长的身躯绞成一团,心脏处传来一阵阵的剧痛,痛得他怀疑人生。

    沈妄蹲在黑蛟身边,幸灾乐祸的开口:“你刚才想了什么?不会是想噬主吧……你可是提供过心头血来认主的,东亭死了,你的元气也会大伤,何况还是你想噬主,他没了,你也活不了。”

    这时候,沈妄就很感谢自己的先见之明。

    果然是留一手,才能保一命啊。

    黑蛟的挣扎逐渐平息,它恨恨看了沈妄一眼,费力的喘息着:“哼,区区人族,至多不过几千年的生命,我数万年的寿命,等得起!”

    沈妄没在意它的嘴硬,拍拍它的脑袋,恋恋不舍的摸了摸那一身的好皮,说道:“能变成人形吗?”

    黑蛟沉默几秒,巨大的身形猛然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年轻男人,模样英俊不凡,气势不怒自威。

    沈妄看了看它的黑色古衣,又看了看顾东亭的白色古衣,反复数次之后,他酸溜溜的说:“现代社会,你不能穿成这样了,要换成符合年代的衣服,懂不懂?”

    黑蛟不懂什么叫现代的衣服,不耐烦道:“我又没见过你所说的衣服样式,我怎么变。”

    沈妄指指自己身上的白t:“你照着我变就行了。”

    “事真多。”黑蛟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身上古香古色的黑色长袍,就成了和沈妄一模一样的黑t,裤子鞋子也分毫不差,只是颜色都是黑色。

    沈妄满意的点点头:“出门在外,记得要隐藏身份,知道吗,万一要是被发现了你是世上最后一只蛟,到时候被人围攻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我可救不了你。”

    顾东亭看着他们二人站在一起说话,眉心也不由蹙了蹙。

    两人的容貌都是极为出众的,穿着款式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的衣服,既像兄弟装,又像情侣装。

    顾东亭想要开口说什么,数次想要张口,最后又都无疾而终。

    反倒是被沈妄教生活常识的黑蛟,默默看了顾东亭几眼,眼神疑惑。

    签订主仆契约后,二人能隐约感知到对方的想法,这会儿黑蛟就感觉到,顾东亭心里一团乱麻,又酸又涩,泛着苦。

    烦死了。从没体会过这种感觉的黑蛟简直是不胜其烦,直接开口:“顾东亭,你可以对我屏蔽你的感觉。”

    顾东亭一愣,心中一凛,什么杂绪都没有了。

    在黑蛟的提示下,顾东亭屏蔽了对黑蛟的情绪感知,不过黑蛟是妖仆,他的思绪不能对顾东亭屏蔽,只能顾东亭自己选择不接收。

    但无所谓,蛟爷只是被顾东亭的情绪烦到了,它才不会在意自己的情绪会被其他人感知到。

    沈妄教了两只老古董妖怪许多常识之后,他才把那一池水收了一部分进须弥空间门中,再把九重莲的本体也送进了须弥空间门中。

    经过一段时间门的灵气蕴养,须弥空间门中的息土多了不少,现在已经有一捧那么多了,含有九重莲灵气的池水进入空间门后,息土又隐隐增多了一点。

    而九重莲,因为与沈妄签订了主仆契约,进入空间门后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觉得灵气充足,还有罕见的息土,让它十分高兴。

    找了个好扎根的地方,直接就把自己埋了下去,整朵花都完全盛开,花枝和荷叶都无风自动,肉眼可见的高兴。

    黑蛟看到后,酸了:“小花,这么个小破地方,有那么舒服吗。”

    九重莲舒展的身形一僵,清凌凌的撒娇道:“还是你的身边最舒服。”

    就这么一句话,黑蛟立刻喜笑颜开,都顾不上吃醋了。

    沈妄打量了他们一下,发出灵魂质问:不会又是一对基佬吧?

    不对啊,九重莲不是雌雄同株吗,这小花,到底男的还是女的?

    他这么想,也这么问了出来,小花花瓣抖了抖,说道:“不知道啊,我还没有成熟呢,没有性别。”

    沈妄:“……”

    竟然还是个未成年的小花,真是罪过罪过。

    处理好一切,几人要离开的时候,沈妄舍不得池子里那些沾染上九重莲清灵之气的灵水,他想了想,干脆咬咬牙,强行把所有水都装进了须弥空间门中。

    让小小的须弥空间门,彻底成了一池子的水。

    面对黑蛟异样的目光,沈妄理直气壮的解释:“反正这些水失去了九重莲蕴养,也会很快失去灵气,不如让我带走呢。”

    这一次出来收获颇丰,不仅收获了对玄学界未来大有用处的各种完整功法,还遇到了以为早已经灭绝的蛟和九重莲。

    沈妄美滋滋的和顾东亭一人一半,心满意足:“东亭,现在你有了个专属保镖,我也就放心许多了。”

    顾东亭一愣,他一直以为,沈妄选择九重莲,是因为他想要灵植,他不知道,对方把黑蛟塞给自己,竟是……出自担心。

    “我……我有什么可担心的。”顾东亭心里一暖,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若是他早知道沈妄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自己和黑蛟签订主仆契约,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愿意。

    他的身后,有顾家,有特殊部门。

    而沈妄身怀无数异宝,身后却什么的都没有,合该是他需要保护才对。

    沈妄只是笑了笑,玩笑一般的开口:“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两人回到集合的山谷与其他人汇合。

    一天多的时间门,那些被绑起来的邪修数量多了不少,之前所有人都忙着为受害者们准备食物,安排住宿的房间门,忙得脚不沾地,好不容易忙完了,众人才发现,沈妄和顾东亭一直没回来。

    虽然知道这两人很强,可如今身在异国他乡,众人难免担心,正在商议要不要派几个人出去寻找一番的时候,他们终于回来了。

    沈妄和顾东亭一进入山谷,就被同行而来的一众修行者们围住了。

    “顾东亭,沈妄,你们去哪里了!没遇到什么情况吧?”这是心直口快的体修夏野。

    “顾道友,沈道友,安全回来就好。”这是性格温柔的丹修白青杏。

    “他是什么人?”这是观察力敏锐,做事谨慎的九守道人。

    沈妄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担心自己,他挠了挠头,说道:“没什么事,就是去这个邪|教的宝库转了一圈,搞到了一些好东西,你们以后就知道了。”

    “至于这人……他叫从涿,是被叶庆荣暗害后求囚禁起来的受害者,我顺手就把他救出来了。”

    原本目光中还隐隐带着警惕的众人闻言,看向黑蛟的眼神顿时多了些同情:“他也想把你炼成鬼王?”

    “真是可恶的叶庆荣……道友,你现在安全了,叶庆荣已经抓住了。”

    被强行灌输过知识,耳提面命不能对人族出手,但面对这么多人族还是不太习惯的黑蛟僵硬一笑,克制住自己把所有人打飞出去的:“众位道友好。”

    最初的担心过后,众人也不是什么八卦多话的人,交流了几句后,大家又很快散开了,各自去休息。

    因为房间门不太够,就把所有俘虏都堆在了外面,剩下的房间门让一众受害者们挤着住,至于几个修行者,则具是找了个方便打坐的地方,盘腿坐下了。

    沈妄则和顾东亭挤在一处,各自修行。

    旁边的黑蛟看着他们,让沈妄放出九重莲,自己也捧着巴掌大小的小花,找了个地方说悄悄话去了。

    第二天,官方派来接管的人也来了,他们会处理好这些受害者,把他们安全送回国内,至于那些为虎作伥的人,也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沈妄一行人圆满完成了任务,提溜着叶庆荣和几个邪|教的核心成员,直接坐着顾东亭的私人飞机回了帝都。

    飞机上,黑蛟满脸新奇,他摸摸身下的真皮座椅,小声的与沈妄感慨:“这个东西,既不是法器,又没有灵气,是如何飞上天的?”

    沈妄露出一抹笑:“这就是人族的伟大智慧结晶了……末法时代,万物总要继续活下去。”

    “只要想活,就总能觅到一条生路。”

    黑蛟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为什么人族的实力如此不堪一击,却能传承得比我们妖兽还要久了。”

    妖兽的力量固然强大,可也因为这强大的力量,而让妖兽失去了探寻其他道路的机会。

    到了天地巨变的时候,不肯作出改变的妖兽,唯有死路一条,反而是脆弱的人族,为了生存,用尽全力抓住了每一条生机。

    无论是万年前的灵气时代,还是如今的末法时代。

    抵达帝都后,再看着满大街的人潮汹涌,触目可及全是高楼大厦,还有平坦无比的马路,来来往往的汽车……

    黑蛟看的目不暇接,藏在他胸前的九重莲也长大了嘴。

    活像两个土包子。

    沈妄没时间门嘲笑他们,他还要忙着去陪顾东亭交任务,直接让他们不要乱跑,就与顾东亭离开了。

    沈妄与顾东亭隐瞒了关于黑蛟和九重莲的事情,把其他事情都如实说了出来,顾东亭还拿出了从宝库中找到的各种功法。

    抓回了萨穆依教的教主已经是大功一件,现在还有这么多功法!

    负责这件事的领导又惊又喜,迫不及待的翻看着那些功法:“不错!不错!真是太好了!”

    “有了这些东西,我们玄学界的实力又可以更进一步了!”

    “等下次国际比赛,我们就不必靠你一个人苦苦支撑了。”

    见这人激动得连连称赞,沈妄也微妙的生出了一点自豪的情绪,他冲着顾东亭眨了眨眼,用口型说道:“顾师兄,当真是厉害啊。”

    顾东亭余光扫过他,飞快看了一无所觉的领导一眼,也口型回敬道:“彼此彼此。”

    两人当着领导的面开小差,就像是当着班主任的面说小话的学生似的,充满了幼稚的快乐。

    等领导冷静下来,他清了清嗓子,又捡回了自己的威严:“虽然抓住了叶庆荣,但事情远远还没有解决。”

    “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其他据点,在玄学界的内奸也毫无头绪。”领导皱着眉,说道,“把带回来的人送去审讯一下,尽可能挖出内奸的身份。”

    顾东亭严肃的点头,与沈妄一起离开了领导的办公室。

    关门的瞬间门,沈妄不经意注意到,那个领导一脸傻笑的拿着那些功法书,爱不释手。

    沈妄:“……你们领导,还挺……亲民。”

    顾东亭笑了:“确实,他虽然性格有些过于直白,但为人很不错,一心为了玄学界的发展,想着怎么让普通人生活得更好……”

    如此一个人,足以让沈妄心生敬意了。

    两人把那些萨穆依教的骨干都送进了审讯室,在各方人员加班加点的努力下,众人终于拿到了萨穆依教的资料。

    “教主叶庆荣,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很多传承,他利用这些功法,招揽了对玄学界不满的修行者,以此为基础,创立了萨穆依教。”

    “这个教派信奉邪功,认为灵气消散,大道已死,就该是邪修当立的时候,他们不把普通人的命当命,只把普通人当一次性消耗品,认为普通人能为了邪修统治世界的事业奉献自己的生命,是他们无上的光荣。”

    “他们坚定的相信,等教主颠覆正道,他们就会有从龙之功,会成为新世界的人上人……”

    时砚一边读着审讯结果,一边眉头紧皱,读到这儿,他终于忍不住,吐槽道:“现在这样,他们都敢害了那么多人命,等他们成了人上人还得了。”

    “最主要的是,他们把现代的高科技武器都忽视了吗?功夫再高,筑基期又如何,一发迫击炮,我看他怎么躲!”

    这些人偏安在一隅,如同井里的青蛙,只愿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一切。

    吐槽完以后,时砚继续念道:“目前的核心成员有,教主叶庆荣,长老林勤书,裘泽生,护法温白,姜齐蓉,殷然……”

    “圣子和圣女,宋一星与巫瑷。”

    “这些人中,只有叶庆荣、林勤书、温白和宋一星被抓,哦对了,还有一个圣女巫瑷也被抓了。”

    “剩下的,裘泽生,姜齐蓉和殷然,依旧不知所终。”

    念完所有的已知信息后,时砚环顾一周,看向所有在场的同事:“目前,我们官方已经正式把萨穆依教列为邪|教,会让基层的人员展开防骗工作,同时让警方的人绘制出了人像图,上传了通缉令,这些人都是特级通缉犯。”

    “提供信息者,奖金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