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119 第 119 章

119 第 119 章

    ‘狗咬的’三个字一出来,顾云彻莫名觉得房间里的温度陡降,他打了寒颤,瑟缩着捏紧了小镜子。

    被顾云彻这么一打岔,原本尴尬的气氛反而缓和了。

    顾大娘捂住嘴笑了笑,声音中隐隐带着一股奇异的蛊惑感:“狗崽子,胡说八道什么呢,嘴上也没个把门的。”

    莫名其妙被自己亲妈骂了一顿,顾云彻委屈的喊了一声妈:“那我能说什么,他这印子,不是狗咬的,难道还是人咬的……”

    吐槽的话还没说完,顾大一个眼风扫过来,顾云彻立刻闭嘴。

    沈妄不着痕迹的扫了顾大娘一眼,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

    顾家的女人似乎都不怎么看得出年龄,顾母风华绝代,艳丽无双,完全看不出她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

    而顾大娘虽然被叫做大娘,看起来却二十多岁似的,和顾云彻站在一起,不像母子,更像姐弟。

    她身形娇小,穿着颇具异族特色,手腕上带着数不清的银镯子,有粗有细,沉甸甸的压在雪白纤细的手腕上。

    顾大娘也跟着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她嘻嘻笑了起来,抬手晃了晃,银镯子碰撞在一起,叮当作响:“你喜欢我的小可爱吗?”

    下一秒,一只漆黑的小甲壳虫从其中一个镯子里爬了出来,爬到顾大娘的指尖。

    甲壳虫约莫有半个小指的大小,浑身上下黑得油光发亮,两只足有身体那么大的大螯粗壮有力,一看就被养得极好。

    沈妄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很有趣。”

    顾大娘失望的摸了摸甲壳虫,小虫子蹭了蹭她的指尖,飞快又爬回到了银镯子中。

    顾云彻惊叫一声:“妈!你别炫耀你的蛊虫了,很吓人的好不好!”

    顾大紧随其后,沉声斥道:“怎么和你妈说话的。”

    顾云彻眼中含泪,默默闭嘴。

    沈妄看着他们的互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没感受过正常的家庭,但想必……就是这样的吧。

    说说笑笑间,最后一丝尴尬也褪去了。

    顾大娘笑眯眯的看着儿子被教训,她目光一转,回到了沈妄身上:“你和小亭在一起多久了?进展到哪一步了?”

    正为了这一份家庭温馨而露出笑意的沈妄:“!!!”

    他冷汗当即就下来了。

    顾大娘见她没回答,自顾自道:“那就是还没发展到最后一步?刚刚在一起?”

    沈妄:“……你误会了,虽然我们……但是,我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顾大娘点点头:“那就是还没在一起?”

    沈妄一时无言。

    最后是顾大看不下去了,他咳了咳:“刚才小亭意识不清,行为失常,做不得准,你不要虎胡乱揣测。”

    沈妄如获大赦,冲着顾大感激的一笑,顾大愣了愣,嫌弃的移开视线。

    作为一家之主,顾大还是很有威信的,他都发话了,虽然顾大娘一肚子的八卦想问,也都如数咽了回去。

    只是她悄悄冲着顾大翻了个白眼,与顾母的视线对上,两个女人相视一笑,意味深长。

    顾家留着沈妄吃了顿午饭,这一顿饭他吃的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从小到大的都没享受过的去亲戚家吃饭的感受,如今是彻底感受到了。

    好不容易吃完饭,沈妄坐了没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顾母亲自将他送到顾府的门口,还给他提了一些水果零食。

    顾母笑着说道:“东西不贵重,一份心意罢了,也谢谢你在外替我们看顾小亭了。”

    沈妄推拒不能,只能提着一大包的进口水果离开了,不像是来看望伤患的,倒像是来进货的。

    目送他渐行渐远,顾母眼中多了几分思量。

    旁边,顾大娘靠在顾母身上,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样?满意否?”

    顾母回忆了一番,说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性格秉性倒是尚可,是个善心的,只是……”

    因为顾东亭的体质,和他清冷的性格,顾母都担心他会孤独终老一辈子,对他的伴侣自然也没有什么要求。

    这会儿突然冒出来一个沈妄,顾母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也正常。”顾大娘表示理解,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也是人之常情。

    在她们二人身后,顾大和顾父看着自己老婆和别人老婆靠在一起,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满眼茫然。

    顾父:“小亭难得有一个知心好友,不是好事吗?她们在担忧什么?”

    顾大也不知道,但作为一家之主发,他不能说自己不知道:“或许是担心小亭性格纯良,误交损友吧。”

    顾父:“……”

    顾二觉得,顾东亭某种意味上,比他这个久经商场的商人还有原则和主意,也不知道他老婆在瞎操什么心。

    沈妄两手空空的来,大包小包的回,刚走到酒店门口,就被一大堆人挡住了去路。

    前方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互相放着狠话,嘈杂无比,十分热闹。

    这个说“玄学协会才是玄学界最牛逼的”。

    那个说“不过是一群见钱眼开的小人罢了”。

    这个骂“特殊部门也只是看门狗而已,一点儿都没有修行者的超然物外”。

    那个回“我们忧国忧民,为国出力,你们超然物外,有本事别收钱啊”。

    在旁边了一耳朵,沈妄就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特殊部门和玄学协会一直以来都不对盘,这会儿共居一室,又没有了比赛的规则限制,双方难免起了摩擦。

    沈妄没有加入的兴致,刚要绕过这一群人回房,就有人发现了他。

    “沈哥!”

    “沈妄!”

    顿时,所有人齐刷刷回头,看向沈妄,尤其是特殊部门的那群人,就跟看到主心骨似的,迫不及待的涌了过来。

    一群人围着沈妄,叽叽喳喳的告状。

    “沈哥,这些人狗眼看人低,非要找茬,说要我们比一比,沈哥你快上!”

    “让他们知道知道,为什么花儿这么红。”

    “替我们特殊部门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沈妄被挤在人群之中,逃脱不得,就连手中提着的东西都被人殷勤的接过。

    小胖子几人也挤到沈妄身边,怂恿道:“玄学协会的人还说我们是被挑剩了,他们不要才来特殊部门的,说特殊部门都是一群战五渣。”

    “不知道哪来的脸说这些,我们特殊部门有顾师兄,也有沈哥,他们的人再厉害,能有顾师兄和沈哥你强大?”

    “沈哥你露一手……”

    特殊部门的士气高涨,玄学协会的人先不干了:“你们才是不要脸,居然能找外援,他是特殊部门的正式成员吗?”

    “顾师兄也不是你们特殊部门的人,顾师兄还会帮我们做任务呢,你们不要浑水摸鱼,把顾师兄抢走了。”

    明眼人都知道沈妄的实力,只要他一下场,还有别人赢的机会吗!

    沈妄一句话都还没说,双方已经又要打起来了。

    沈妄无奈,他大喝一声:“行了!”

    所有人都是一惊,不约而同停止了动作。

    趁着这个安静的空隙,沈妄干脆一挥手:“你们打你们的,我在一边,给你们当评委。”

    打吧打吧,打得越激烈越好,就当看戏了,还可以缓解一下心情。

    说完,沈妄当真找了个视线最好的地方,施施然坐下,就等着看戏了。

    特殊部门的人:“……”

    特殊部门的人没想到是这个发展,都愣住了。

    玄学协会的人却是一喜,立刻跳起来:“沈哥说得好,以他的实力,来当评委再好不过!”

    “沈哥肯定会公平公正公开!我支持沈哥!”

    玄学协会的人一边拍沈妄的马屁,一边飞速把地方收拾出来,把整个宽敞的酒店大厅都变成了临时比武台。

    还有眼明手快的人,一把从特殊部门的人手中,夺过了沈妄的那一袋子水果,洗好了放在沈妄面前。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沈妄就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手边就有新鲜的水果,面前还即将有动作表演了。

    特殊部门的人目瞪口呆,都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尘埃落定。

    无法,死对头的架势都摆出来了,特殊部门的人互相看了看,磨磨蹭蹭的准备上场。

    在这起争执的人都不是玄学协会和特殊部门的核心成员,实力也相差不大,双方互相看了看,很快就确定了上场的人选。

    第一个上场的是一个用符的男人,和一个用刀的年轻女人。

    他们先是规规矩矩的冲着裁判沈妄鞠了一躬,而后朝着对手鞠了一躬,才拉开架势,作出攻击的模样。

    沈妄大爷似的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吃着的顾母送他的爱心小水果,看到他们这样,牙酸似的嘶了一声。

    小胖子实力太差,没有上场的资格,作为沈妄的第一狗腿子,他殷勤的站在沈妄身后,替他捏肩捶背。

    听到沈妄的动静,小胖子立刻说道:“沈哥怎么了沈哥?是不是橘子太酸?我就说他们玄学协会的人不安好心,给你这么酸的橘子,我重新给你拿一个?”

    沈妄挥挥手,制止了小胖子的动作:“我没被橘子酸到,就是被你们的架势酸到了。”

    小胖子不解,周围人也很不解。

    沈妄把吃剩的橘子皮往旁边一放,立刻有人上来收拾好,他说道:“你们有没有决斗的意识啊?还给裁判鞠躬,给对手鞠躬……”

    所有人都茫然了,就连准备‘比武’的两人都停止了动作,一脸迷惘看着沈妄。

    沈妄恨铁不成钢:“决斗,就是要出其不意懂不懂。”

    “一上来,趁他不注意,立刻攻击他的要害,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另一方呢,就去攻击对方的下三路,让对方猝不及防。”

    “谁的动作更快,谁就赢了三分先机。”

    认真听教的人纷纷恍然大悟,眼睛不由亮了起来,但还是有人觉得不太对,支支吾吾的说道:“这样不好吧……是不是太过小人了……”

    沈妄看向说话的那人:“那你想君子,还是想赢呢?”

    对方没话说了。

    沈妄的一席话,像是打开了什么潘多拉的魔盒一样,还在场中的两人对视一眼,男人犹有几分犹豫,而女人则乘其不备,一刀砍向了对手。

    男人果然猝不及防,仓皇后退几步,才险险招架住,只是气势已经落了下乘,整场都没再抢回过主动权。

    最后,比试以女人把刀架在男人脖子上作为结束,她满脸通红,压抑着激动装逼道:“承让了。”

    一回到好友身边,她立刻克制不住的尖叫出声:“我赢了!姐妹我赢了!”

    在一方人喜悦难耐,一方人低落不语的情况下,沈妄捻起一颗车厘子,丢进嘴里:“她是哪方的人?”

    小胖子立刻接话:“是特殊部门赢了!”

    说完,他挺起胸膛,趾高气昂的环顾一圈。

    沈妄点点头:“特殊部门和玄学协会,1:0。”

    “小人得志。”玄学协会的人暗暗骂了一句,暗中憋了一股气,狠狠看向特殊部门的人。

    第二个上场的人,是一个少年和一个青年。

    这一次,两人都没有鞠躬,而是警惕的互相看着对方,互相警惕了几秒后,青年率先初出手,狠狠攻向了少年的腿。

    沈妄啧了一声,又说道:“攻击腿有什么用,都是男人,你能不知道男人怕哪里受伤。”

    青年动作缓了一缓,想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少年已经目光一亮,丢了一张燃火符到青年的胯部。

    “嘶……”有人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跨步,迟疑,“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下手这么狠,不太好吧……”

    到底是和平年代长起来的人,众人虽然能对恶鬼毫不留情,对同胞却怎么都下不去手。

    沈妄优哉游哉道:“你当然可以不用,只要别人对你用这一招的时候,你能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众人沉默,无话可说了。

    最后,这一场由少年获得了胜利,而他是玄学协会的人,双方打平。

    之后的几场比试中,沈妄一边看着比赛,一边吃着水果,时不时的指点两句。

    “对方都这么防着下面了,那就攻上面,挖眼睛会不会?”

    “偷袭他后背啊,他后背这么大的空挡。”

    “打不过就跑啊,放风筝听说过没?谁体力先耗尽,谁就输了……”

    短短一个下午的功夫,一群小学生约架似的单纯少年,气质都变了一变,活像是小混混茬架一般,胡作非为,让人不敢相信这居然是同一批人。

    沈妄吃掉最后一个香蕉,显得十分满意:“这才对嘛,有我十分之一的风范了。”

    特殊部门和玄学协会原本还在认真打架,被沈妄不藏私的指点了几句,都自觉实力突破了许多,连和死对头抬杠都不记得了,满脸的欢天喜地。

    “沈哥,你看我刚才那一招使得怎么样?”

    “沈哥,你饿不饿,我请你出去吃晚饭……”

    “你们玄学协会别和我们抢啊,沈哥我们特殊部门的人!就算要请,也是我们特殊部门的人来请。”

    一群人吵吵闹闹,簇拥着沈妄向外走去,沈妄一下午就把顾母送的一大兜水果吃完了,他打了个饱嗝,被周围的人裹挟着向外走去。

    谁也不记得比分的事情了,没有人多问一句,也就没人知道,他们打生打死一个下午,最后的比分,依旧是1:1。

    不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