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炮灰真少爷修仙回来了 > 101 第 101 章

101 第 101 章

    顾曼灵穿着与顾东亭相似的白色长衫,亭亭玉立,清冷骄傲得像一朵盈盈而立的水中白莲。

    沈妄上下打量了几眼,怎么看她这幅打扮怎么不顺眼:“你穿这衣服,比不上顾东亭。”

    明明顾东亭穿着同样的白衣,就自带风骨,傲然凌厉,而顾曼灵,没有那出尘的气质,还非要冷着脸装清高。

    单看或许是好看的,只是有顾东亭的对比,便显得过于娇弱和做作。

    顾曼灵俏脸微变,冷声道:“这是我们顾家的家族服饰。”

    之前沈妄怼其他人,甚至和刀春燕比试的时候,大部分都只是看热闹,没有插话,这会儿看到顾曼灵变了脸色,顿时义愤填膺。

    “众所周知,顾家的家族服饰就是这样的,顾仙子是顾师兄的妹妹,穿这个有何问题?”

    “顾师兄是个男人,你怎么能把他和女人比!”

    “别以为你实力强就能为所欲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顾仙子姿容绝世,清高孤绝,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从头到尾就只说了一句话的沈妄:“???”

    “她当然能穿白色,但她穿这衣服,和顾东亭有什么可比性?”沈妄这就不服气了,一拍桌子,舌战群儒,“顾东亭那张脸,顾东亭那气度,顾东亭那仪态……她哪个比得上?”

    众人想了想,又把顾曼灵和回忆中的顾东亭对比了一下……还真是比不上。

    有人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最后吐出一句话:“顾师兄是个铁骨铮铮的男人,你把他和女人作比较,你是何居心!”

    沈妄也很冤枉;“她们穿的一样,长得也有两三分相似……”

    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门想到顾东亭,很难理解吗。

    沈妄三言两语,让一众欣赏爱慕的眼神都变成了打量,还隐隐被一个大男人比了下去,顾曼灵握紧了拳头,绷不住高冷女神的神情,从面具碎裂的缝隙中透出些阴沉。

    沈妄看到了,却也没有太过在意。

    人群最后方,有人不解的问了一句:“你们怎么了?”

    前方的一人头也不抬的气愤解释道:“还不是那个沈妄,仗着自己实力强就欺负顾仙子不说,还污蔑顾师兄,说他跟个女人似的。”

    那人似乎很疑惑,又问:“为何?因为长发吗?”

    “还能为啥,一山不容二虎,他看不惯顾师兄呗……”前方解释的人不耐烦了,翻了个白眼,回头就要让身后的人不要再问了,看清来人的时候,他瞳孔猛地一缩,“顾顾顾顾师兄!”

    顾东亭连夜和评委们整理出了晋级选手,又商议了一下后续的比赛过程,并不想来参加这种闲得没事干的宴会。

    只是这毕竟是沈妄第一次参加比赛,虽然身边跟着个时砚,可时砚地位和实力在帝都就不够看了,他担心沈妄不习惯,这才在忙完后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一进门,顾东亭就看到众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隐隐成围聚的姿态,将沈妄围在了正中间门。

    他心中惊讶,便问了问,得到的结果却让他哭笑不得。

    “顾师兄,你终于来了!”

    随着一句顾师兄,人群齐刷刷的分开,给顾东亭留了个宽敞的小道。

    顾东亭一边向内走去,他身旁的人就一边疯狂吐槽和告状,就跟找到了妈妈的小鸡仔似的。

    “顾师兄,他打败了刀春燕!”

    “丑饮也败在他手下!”

    “他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把我们大宗门的脸都往地上踩了,顾师兄你快给他点颜色看看!”

    “顾师兄,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点我们的厉害!”

    “他还欺辱顾仙子,实在是令人忍无可忍!”

    顾东亭看向沈妄,对方站在人群正中间门,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斜勾唇角,露出满脸的大反派式邪笑。

    沈妄拖长了声音,幽幽说道:“顾师兄,你要教育我吗?”

    顾东亭走到沈妄身旁,眼神无奈,转头就对其他人说道:“你们人数众多,围攻他独自一人,实在是不像话!”

    丑饮:“???”

    刀春燕:“???”

    其他人:“???”

    顾东亭眉心微皱,语气中透露出些许不满:“修行者靠的是天赋和心性,而非宗门势力,你们就只有宗门争斗那点眼界吗?”

    其他人:“???”

    顾东亭转头看了看沈妄,眉心皱得更紧:“世间门能人辈出,天资出众者绝不罕见,并不只有大宗门才会有天才诞生……身为师兄前辈,你们当有容人之心,自知之明,不必妄自菲薄,但也不可心胸狭窄,嫉妒他人。”

    顾东亭是当真有些不愉。

    今天站在这里的是沈妄,他有绝对的实力能够保护自己,若改日,真的有无意中得到传承步入修行的天才出现,实力又没有这么强。

    面对几乎所有大宗门弟子的诘难,他又该如何自处?

    原本还想等着顾东亭来为玄学界年青一代找回场子,没想到顾东亭来是来了,却是站在沈妄一边,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

    顾东亭虽然生性冷淡,却只是性格冷淡而已,鲜少有如此动怒的时候。

    众人垂头丧气听他训斥的同时,又忍不住委屈:“我们哪有欺负围攻他,明明是他一个人,欺负我们所有人。”

    在一片安静中,顾东亭听到了这句抱怨,他看向说话的人:“若你们不招惹他,他又怎么会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