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入赘王婿叶凡唐若雪 > 第二章 扬眉吐气

第二章 扬眉吐气

    “我乃太极医仙,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太极经和生死玉,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叶凡感到自己处于一片飘渺虚空中,伴随着传承之音,庞大的信息量充斥进了脑海。

    武道医术,玄妙针法,修行法诀,不断冲击……

    当一块生死玉涌入掌心时,叶凡按捺不住尖叫一声:

    “啊——”

    叶凡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在医院,全身伤痕累累。

    他努力回想,记起自己被群殴,然后被丢出酒吧门外。

    脑袋的疼痛也证实了这一点。

    只是他还惊慌发现,梦境依然清晰:

    “难道刚才的梦是真的?这也未免太可笑了。”

    叶凡嘟囔一句,可是闭上眼睛,他却震惊不已。

    他的脑海真有一部《太极经》。

    “这梦会不会太真实了?”

    叶凡还是不相信,随后打开《太极经》,按照上面法子修炼起来。

    只要修炼不出什么,那生死玉和《太极经》就是一个笑话。

    但事实让叶凡再度目瞪口呆。

    半个小时不到,他就感觉到丹田中,涌现出一小股热流。

    接着,热流游走四肢百骸。

    所过之处,舒爽异常。

    同时,他的左手掌心,隐约有一个太极图呈现……

    生死玉。

    白色生,黑色死。

    每一面都有七片光芒,影子很淡,却层层分明。

    叶凡以为是不小心沾染了图案,用手腕在大腿上擦了几下,却发现太极图依然存在。

    而且还转动了起来。

    下一秒,叶凡脑海忽然浮现一股信息:

    状态:擦伤十三处,五脏三级损伤,头颅轻微脑震荡。

    病因:被人暴力群殴导致。

    修复或毁灭?

    叶凡愣在当场,这是什么玩意?

    他下意识发出一个修复指令,只见生死玉转动起来,随后一片白光没入叶凡体内。

    “啪——”

    接着,身体出现了异常变化。

    血管不受控制发热,继而周身滚烫,叶凡感觉全身细胞都在奔跑,它们成群结队地在体内狂奔。

    骨骼也噼噼啪啪作响。

    没有多久,叶凡身躯猛地一震,全身疼痛彻底消散,手臂和脸上擦伤也都愈合。

    同时,太极图上面的白光黯淡了一分。

    “这是修复妙手啊。”

    叶凡激动了起来,人家修复的都是古玩字画,他的生死玉却能修复身体疾病。

    看来梦中一切都是真的。

    这实在是上天的恩赐。

    叶凡一骨碌从病床上爬起来,然后最快速度冲到住院部。

    他推开母亲沈碧琴的房门。

    看着枯瘦如柴,双眼紧闭的母亲,叶凡冲了过去,左手放在她的胃部位置。

    状态:贫血、心肌劳损、胆结石、胃肿瘤恶变……

    病因:多年操劳,饮食不准,风寒侵蚀导致。

    修复或毁灭?

    叶凡脱口而出:“修复!”

    生死玉又是一动,五片白光没入沈碧琴身体。

    母亲的身体里瞬间成了一个战场,无数细胞在沸腾,奔流,好像千军万马在厮杀在冲锋陷阵。

    “轰——”

    没有多久,沈碧琴脑袋晃动了一下。

    叶凡下意识喊道:“妈——”

    沈碧琴缓缓睁开了眼睛,苍白脸色多了一抹红润:

    “叶凡,我饿了……”

    叶凡喜极而泣。

    他收回了左手,同时发现,生死玉的白芒只剩下一片了。

    显然病情和伤势越重,耗费的白光就越多。

    叶凡没寻思怎样让白光恢复,他现在只想好好伺候母亲。

    十五分钟后,叶凡弄来一碗白粥,小心翼翼给母亲吃下。

    这是沈碧琴半年来第一次有胃口吃东西。

    吃完之后,叶凡又把美女医生叫了过来。

    检查一番,医生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

    沈碧琴好了。

    得知自己身体没有大碍,沈碧琴无论如何都要出院。

    除了住院需要花费之外,还有就是住院一年住怕了,想要早点回家感受生活气息。

    叶凡拗不过她,只能办理出院手续。

    办手续的时候,叶凡以为账户所剩无几,可没想到,退了九万五出来。

    他一问,才知道昨天有人往医院账户存了十万。

    叶凡一查,打钱的人,正是唐若雪。

    他心里一暖,唐若雪心里还是有他的。

    叶凡留下五千给母亲备用,其余的钱转回给唐若雪,随后就收拾东西出院。

    只是叶凡刚刚搀扶老人刚来到大门时,三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就擦着他们过去。

    又快又猛。

    车轮差一点就碾到沈碧琴的脚趾了。

    叶凡怒喝一声:“怎么开车的?赶着投胎啊?”

    沈碧琴轻声劝告:“叶凡,算了,算了。”

    豪车倒退了回来停下,车门打开,一个耳环青年钻出来骂道:

    “敢骂黄少,你他妈找死是不是?”

    接着,黄东强和袁静一伙人现身。

    “哟,是叶凡啊?小子,挺耐打啊?这么快就出来了?”

    看到叶凡,黄东强马上靠了过来,皮笑肉不笑走向叶凡:“铜皮铁骨啊。”

    “你妈也出院了?”

    “借不到钱,准备回家等死?”

    “要不要我赞助一副楠木棺材啊?”

    一伙同伴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有着不屑和戏弄。

    袁静一如既往高冷,看到叶凡更是多了一丝嫌弃。

    叶凡昨天借钱的卑微和下跪,让袁静对羞辱叶凡失去了兴趣。

    叶凡声音一沉:“黄东强,你咒我妈,找死?”

    “找死?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

    黄东强皮鞋敲地,气焰很是嚣张:“谁给你勇气叫板我的?”

    耳环青年阴阳怪气附和:“昨天挨打还不够是不是?”

    几个漂亮女伴掩嘴轻笑。

    “跪下,磕头,道歉。”

    黄东强手指点着叶凡:“我当这事没发生过,不然我把你们母子俩送太平间。”

    叶凡闻言眼神一寒:“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黄东强冷笑一声:“欺人太甚怎么了?不服?”

    几名跟班抽出甩棍,扭着脖子包围住叶凡。

    袁静声音淡漠:“叶凡,别逞强了,赶紧跪下道歉吧,东强不是你能招惹的。”

    “小伙子,小伙子,万事好商量!”

    这时,沈碧琴也死死拉住愤怒的叶凡,挡在前面向黄东强一笑:

    “黄公子,我以前去你家做过家政,我跟你妈认识,给我一点面子,不要跟叶凡见识。”

    “他年轻不懂事,你大人大量,放他一马。”

    沈碧琴陪着笑脸。

    “给你面子?”

    黄东强冷笑一声,一口唾沫吐沈碧琴身上:

    “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一个老不死的也敢要面子,你他妈要得起吗?”